您的位置: 公文大全 > 栀子花作文

栀子花作文

范文一:栀子花作文

栀子花 安徽省六安市寿县 寿县三中 初二(6)班 荣鑫 残秋,黄昏。一缕 飘红斜倚在天边,久久不愿归去,它似乎也留恋这个绚丽多姿又无可奈何的红尘。

自古逢秋悲寂廖。如今,当秋天再来的时候,我蓦然回首,才发现这已是心爱的祖父辞世后的第三个秋天。这些年来,每当我想起幼年时和他相处的点点滴滴时,泪水就会不听话的流。至今犹记得祖父离开那天圣洁的栀子花落满了大地。

我无端地爱上了栀子花,爱上了它的清香、它的清纯、它的忧郁??

忧郁?忧郁!

昔日,忧郁离我是那般遥远。祖父离开后,我蓦地发觉一层薄纱似的忧郁笼罩了我,就像秋雨黄昏后的芭蕉那样淡淡的忧郁。也许有时我会强颜欢笑,但却掩饰不了心中的那一丝丝凄凉。

印象中,祖父称栀子花为挚友。他曾谆谆告诫我:做人要像这栀子花一样,不要贪慕不属于你的五彩缤纷,只要默默奉献着自己的清香就足够了。当年那个懵懂无知的小男孩尚不能体会这句话的真谛,但今天当我读懂了这句人生的箴言时,祖父却无可挽回地离开了我,离开了他奉献一生的教育事业,离开了他的挚友——栀子花。

那一年祖父忽然卧病在床,而且是极难医治的癌症。看着他躺在病床上痛苦地呻吟时,我更愿意那个人是我!我想起了栀子花,但那时正是栀子花凋零的季节,我绞尽脑汁却无力回天。无奈啊!祖父在痛苦之中仍不能见到他的挚友,我究竟该怎么办呢?

我跑到院中,将那些随风而逝的花瓣一一拾回。看来只有用胶水才能将它们恢复到原来模样了。我想祖父看到栀子花后一定会很欣慰的,他的病也许就会有所好转了。

那天上午,我一丝不苟地做着这个枯燥无味的工作,终于在午后完成了这些“栀子花”。我十分小心地捧着它们献给祖父。果然,祖父很是欣慰,继而,他的眼神里却闪过一丝忧郁,慢慢地,祖父竟像孩子一样哭了。我问他是什么缘故时,他却摇头不答——难道他识破了我的诡计?

我撒了一个谎,一个精细而又美丽的谎言。那天我很高兴,我让痛苦的祖父得到了一丝丝安慰。可现在想想我又后悔了,我让祖父这个坚强了一生的人在垂暮之年流下了眼泪,我的良心受到了莫大的谴责。

我以为这个谎言被我编织的天衣无缝了,但不久后,祖父突然唤我去他的床前,他对我说:“好孙儿,这个时节栀子花应该谢了吧?”我的脸红了,他识破了我的谎言!他接着说:“我很高兴你能这么做,纵然这是个谎言,但它却很美丽,我得谢谢你!”

那天深夜,祖父黯然离去,我没有流泪,但却心如刀割。祖父的灵柩前摆放着那些“栀子花”,它伴随着祖父走完了人生的旅程。它很幸福,祖父也很幸福。

这个谎言久久萦绕在我的心间,也许它将成为我心中的永恒。

当秋天在来的时候,我学会了享受寂寞。寂寞的时候,我总会想起祖父,想起那个谎言、那些栀子花??

指导教师:江典斌

简评: 本文语言流畅、优美,其中有很多能打动人的语句读者可自行品味。很显然,“栀子花”是构思全文的线索——祖父告诫我要像栀子花一样去做人,我为病重的祖父献上假的栀子花,,祖父去世后我又用栀子花来祭奠他。

范文二:作文:栀子花

栀子花

梅花、菊花、荷花等,都曾是诗人情感的归附与寄托,唯独栀子花,很少有人关注,经常被人们遗忘在角落里。其实,只要你细心观察,懂得去欣赏,慢慢地,你就会发现她的美,与众不同。

快看,那是一株开得正旺的栀子花,纯洁无暇。微风拂过,她摇动着纯白的花朵,好像在表示欢迎。微风里还带着淡淡的清香,让人感到心旷神怡。   小 荷 作文网

晴天的晚上,皎洁的月光洒下来,洒在栀子花那洁白的花瓣上,呈现出柔和的乳白色,像在牛奶中浸过一样特别美丽!

若是下雨,栀子花就更美了。经过雨的滋润,洁白的花瓣喝足了水,像棉花一样软绵绵的,似乎一碰就会裂。还有叶子,经过冲洗后,闪闪发亮,上面还点缀着几颗“珍珠”,显得更美丽了。

下午的时候,烈日当空,我想看看那株栀子花怎么样了?向太阳屈服没有?没想到,她不仅没有低头向太阳屈服,反而更挺直了腰杆仿佛向太阳挑战。我非常佩服她,连我们都受不了,何况她——一株栀子花,竟能受得住日晒雨淋,她看起来那么脆弱,其实很坚强。

(指导老师:郑旭伟)

邮 编:355400

电子信箱:znlzwxs@163.com

地 址:福建省周宁六中“追梦”文学社

范文三:作文:栀子花

栀 子 花

有人喜欢粉嘟嘟的桃花,有人赞美金灿灿的桂花,有人又对能散发出迷人香气的茉莉情有独钟。但我却唯独喜爱我家院子里那朴素的栀子花。

端午节前后,栀子树开花了。栀子花是白色的,香味很浓,常常招来一群群可爱的小蜜蜂。从枝头上摘下一两朵花,凑在鼻子前闻闻,仿佛置身在花的王国之中。如果将几朵花儿插在瓶中摆在客厅里,不仅香味飘满客厅,而且也不失为一项漂亮的装饰。   小 荷 作文网

金秋,栀子花结果了。果实是黄色的,外面被一层绿色的东西包住,似乎那是果实在北风中抵抗寒气的最后装备。

在寒冷的冬天,下雪是最常见的事。每逢下雪天,那就是栀子树最美的时刻:翠绿的叶子上覆盖着厚厚的白雪,互相映衬,好像给它盖上了一层软绵绵的毛毯。轻轻摇摇树枝,雪花纷纷落下,好像又下了一场鹅毛大雪。多美的一幅景象呀!

栀子花不但外表美丽,而且生命力也很强。记得暑假里的一天,知了有气无力地叫着“知了,知了”,两旁的花草树木也热得低下了头。老天似乎被这炎热的天气给激怒了,天上布满了乌云,随着一声闷雷,狂风卷起了地上的尘土,豆大的雨滴“噼噼啪啪”地打在窗户上,顷刻间,雨变大了,如同瀑布般从天上飞泻下来。我站在窗前,望着那些花花草草被雨打得七零八落。我心里忐忑不安,恐怕我心爱的栀子树也像它们一样被风雨所击倒。过了一会儿,风停了,雨住了,外面依旧像往日一样平静,我迫不及待地奔出房间,却发现栀子花一如既往地盛开着。经过风雨的洗刷,栀子树上甚至又冒出了几朵小巧玲珑的花骨朵儿。我立刻被栀子花那坚强的精神所折服。

栀子花呀,你默默无闻地为人们的生活服务,你那迷人的芳香将永远留在我的心底。我喜欢你,美丽的栀子花!

范文四:作文:栀子花

我的校园很美丽,尤其是栀子园,生意葱茏。

一次,我在校园泥泞的小路上散步,忽然,我闻到一阵花香。我就大步上前走去,刚抬头,雪一样的花映入眼帘。我傻眼了,为什么我以前就没找到呢?不管了,先看看再说。我走进花丛,闻着花香,我陶醉了。看哪!栀子花像一个个白衣少女在翩翩起舞,在微风中,蝴蝶、蜜蜂在忙着采蜜,顶着烈日飞回家。一阵风吹来,花儿们比刚才跳的更美了。

她们总是披着一身碧绿的衣裳,含笑风声。美丽的花瓣一点点舒展开,散发着一阵阵清香,让人心旷神怡。阳光高照,雨后的天空出现了一道彩虹,把栀子花衬的格外美丽。花瓣里的花蕊就像娇嫩的小公主,慢慢地蠕动着,呼吸着清新的空气。绿叶陪着花儿慢慢舞蹈。   小 荷 作文网

介绍了这么多,你是否被栀子花的美丽陶醉了呢?我要提醒你,千万别忽略校园里的一草一木,看,不起眼的栀子花正在美化我们的校园。留心花草,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发现哦。

范文五:作文:栀子花的等待1

栀子花的等待

“啊——”初夏栀绝望的看着面前拿着枪的冰冷的女人:“妈…妈,我…和泽…是永远…不会离…开的。”

“别叫我妈妈,我不是你妈妈。你该死,抢走了苏易泽,逼死了琪琪。你现在就和琪琪陪葬吧。”女人恶狠狠的瞪着夏栀。

“你杀…了我,泽不…会饶了你…的”夏栀捂着肚子,血流了一地。

“你死后,我也会自杀。琪琪有你一个人还不够。我要下去陪她。”女人的眼中说不出的温柔。可是下一秒,又是一副狠毒的样子。

夏栀的泪顺着脸蛋流了下来,她现在到死才明白,自己比不上初夏琪的一点,同样是妈妈的女儿,差别就是这么大。

“为什么…我们都是你…的女儿…”夏栀死死的盯着面前的女人,坚持不让眼泪流下来。

“栀栀,你的确是我的女儿。但你不是初家的女儿。”

“怎么可…能?我和…夏琪是双胞胎啊…”

“没错,的确是双胞胎。但是DNA鉴定…初家不允许你进入初家半步。栀栀,你也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我怎么可能舍得你死呢,我把你藏在后山,供你上学。但是你抢了琪琪最爱的男人,还逼死了琪琪。琪琪是初家的孩子,初家因为苏易泽,不会对你怎样。但是我不能。”罗慧尚哭了起来,在夏栀面前。罗慧尚站了起来,一步一步的靠近夏栀。用手帕擦了擦夏栀的汗水,推进了大海里。“栀栀,妈妈对不起你。妈妈不会独活,妈妈会去陪你和琪琪的。”说完,也一步一步的走进大海

——————————楔子

苏易泽看着夏栀的照片:“栀栀,一年了。你在哪里?”苏易泽站了起来,走向落地窗,看着院子里一片一片的栀子花。“我知道你没有死。可是……我却怎么也找不到你。”苏易泽抱着夏栀的照片搂在怀里,好像是要把照片融入到身体里。

(本章完)

范文六:作文:栀子花的等待5

栀子花的等待5

“琪姐姐。”夏栀站在A班门口望着初夏琪:“你真的没有死?”

“栀栀~”初夏琪眼中闪过一丝不屑,哭哭啼啼的走先夏栀:“我没有死,我自杀的时候被人救了。栀栀!我终于找到你了!栀栀,妈妈死了,我很愧疚。对不起栀栀。你永远都是我的亲妹妹,不管你是不是初家人!”说完,还流了泪。

“姐姐,妈妈的死不关你事。姐姐!你没事就好了!”夏栀一看见初夏琪就兴奋的忘记了易泽给他说的话,抱着夏琪就哭了起来。

初夏琪厌恶的看着夏栀,却没有表示出来,认夏栀抱着自己:“栀栀,这一年你去呢了?”

“姐姐,我落海后,被别人发现,得救了!”夏栀看着夏琪开心的笑着,像个小孩子,满足极了。

“哦,对了,易泽呢?”夏琪才发现,苏易泽不在。

夏栀听初夏琪提起易泽有些不满,嘟了嘟嘴:“不知道!你和苏易泽在一起了?”

“我…我…还没有…了,但是…爸爸和苏叔叔准备…我们在年底…订婚!”夏琪见夏栀不满,故意编了个谎:“栀栀,你一定要来哦!我和泽都希望你来参加我们的订婚!”

“呵呵。”夏栀尴尬的笑笑了笑:“不用了,你—爸—爸—见了我会不高兴的。”夏栀特地把“你爸爸”念的重一点。

夏琪见夏栀的干笑,心里冷笑一声:“没事的。”

“不要了,你是我姐姐,但不是因为初家,因为妈妈,我和初家早就没关系了,在我眼里,初家是初家,初夏琪是初夏琪。”夏栀对着夏琪笑了笑。

“唔!好吧!你和泽也一年没见了。叙叙旧吧!我知道他在那里。”说完,夏琪准备拉着夏栀走。

“等一下。”夏栀叫了叫。走到楚云端身边:“云端,谢谢你!我们以后就是朋友了!”

楚云端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

夏琪带着夏栀来到了诺斯的一个小树林里面,里面有个小木屋。“泽,栀栀回来了。”夏栀看着这个小木屋,

想起了小时候: “泽哥哥,栀栀有一个梦想哦!”天使一般的栀栀对着易泽,笑嘻嘻的说到。“哦?栀栀的梦想是什么啊?”易泽宠溺的看着栀栀。“等泽哥哥和我结婚的时候,我不要住在大大的房子,栀栀要泽哥哥给栀栀做一个小木屋,要很隐蔽很隐蔽,别人都不可以知道。只有栀栀和泽哥哥。”

“哦!”泽从小木屋里出来,忧伤的看了一眼夏栀后:“进来吧!”

“额…厕所在哪里?”夏栀问了夏琪。

“啊?厕所?我也不知道。”夏琪转头看向易泽:“泽,厕所在哪里啊?”

“夏栀,我带你去!”易泽不理会夏琪,拉着栀栀往后面走去。

夏琪暗了暗眉,但心里还是挺高兴的,因为,易泽叫夏栀不是栀栀,而是夏栀。

————————————

“初夏栀,我不是说过了!原来的都是初夏琪指示的,你怎么还和她在一起?”易泽有些生气。

“才没有呢!”夏栀嘟着小嘴,倔强的看着易泽。这一次!他没有退缩。夏栀说完就准备走。

可是手臂被人用力拉了过去…来了个180度打转身,看见的是易泽帅到人神共愤的脸!

接着,嘴巴好像被什么堵住了。夏栀睁开眼睛,看见的是易泽轻闭的双眼,还有长长的睫毛……

(本章完)

范文七:作文:栀子花的等待4

栀子花的等待4

“那我们就不叫初夏栀,就叫萧夏栀。”易泽宠溺的摸摸了摸夏栀的头。

“苏易泽,你还有脸在我面前?我恨你!要不是因为你,我现在应该生活的很好,你为什么要出现在我的世界里?”夏栀,哽咽起来,

倔强的看着易泽:“因为你,我杀死了琪姐姐和妈妈。还爱上了你,你这个恶魔!”

易泽望着罗慧尚的墓碑,狠狠的说道:“初夏琪没有死,一年前的一切都是他指使的,他故意造成自己死亡的场面,就是为了让你离开我,罗慧尚也不是你逼死的,是初夏琪,初夏琪现在就在诺斯。”易泽看着夏栀:“你怎么那么傻?不要愧疚!恩?”

夏栀完全愣在了那里:“泽,你说什么?琪姐姐没有死?那…妈妈…”夏栀还没说完,眼泪就充满了眼眶。

易泽俯下身子,吻了吻夏栀的眼泪:“对!初夏琪没有死!”

夏栀推开了易泽,意味深长地看了罗慧尚的照片,像没了魂一样的都出了墓园。

—————————诺斯内

“夏琪,初夏栀回来了!”苏若晴在下课之后,直接找到了初夏琪的班级。

“若晴,你说什么?初夏栀回来了?怎么可能?她不是死了吗?你确定你没有认错?我亲眼看见她被罗慧尚推下海的啊!”初夏琪听了苏若晴的话,疑惑的问。

“今天我们班来了一位新生,叫夏栀,泽哥哥看见她就拉着她出去了!”苏若晴点了点头。A班的同学都不解的看着B班的班花苏若晴。

“呵呵。”初夏琪冷笑一声:“回来了就回来了。这一次,她!必须得死!”苏若晴看着初夏琪恶毒的表情,不免有些寒。

————————

“同学,你知道初夏琪在哪个班级吗?”夏栀一直从墓园走到了诺斯,跌跌撞撞的,拉住一个诺斯学生,就是一句“初夏琪在哪个班级?”

“咦!是你啊。”楚云端看着夏栀:“初夏琪?哦!对了,她就在我们班。”

“带我去找她,带我去找他…”夏栀握着楚云端这个大帅哥的手臂,真的是没了魂一样,一直在重复一句话。

殊不知,被找夏栀的某男看见了这一幕,温柔的眼神充满了冷酷,转身就坐上了自己的蓝色的兰博基尼,出了诺斯。

“好好好!夏栀同学,我带你去。”楚云端 不解的看着夏栀,拉着她去了A班。

(本章完)

范文八:作文:栀子花的等待3

栀子花的等待3

夏栀愣了愣,还是易泽的说话声打断了夏栀的思路,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呆愣的看着面前这个激动的少年:“不好意思,你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夏栀不敢看易泽的眼睛,一直看着窗外,花圃里白色的栀子花,心中不免有些涟漪,记得原来

——————小时候

一片美丽的栀子花海中,两位可爱的小朋友互相望着对方,一个是可爱的夏栀,一位是帅气的易泽。

“泽哥哥,栀栀最喜欢的花就是栀子花了,白色的栀子花。嘿嘿!泽哥哥,等栀栀长大了。栀栀要嫁给泽哥哥!”小时的夏栀纯洁的像一只天使,大大的眼睛盯着年少的易泽。

“栀栀,我们长大了一定要结婚。泽哥哥最喜欢栀栀了。”少年很坚定的说。

————————————

“栀栀,是我啊!我是苏易泽,你的泽哥哥啊,你的泽!也是你的未—婚—夫—”易泽专门把“未婚夫”三字咬得特别重:“初夏栀,你是我的,我不允许你从我的世界里离开。我们好好的,好吗?栀栀,不要再闹了!”易泽不解地看着面前自己心心念念的女孩。

夏栀本不想说什么,但是易泽的一声“初夏栀”,让夏栀感觉特别的讽刺,夏栀不想看窗外的栀子花,感觉非常刺眼。夏栀抬起头对上易泽的眼睛,眼中是冷漠,冰冷:“帅哥!我叫夏栀,不叫初夏栀。夏天的夏,栀子花…的栀。”

“栀栀,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但是你也不能不认我啊。”说完,易泽便拉上夏栀的手,走出了教室。来到了墓园:“栀栀,知道我为什么带你来这里吗?”

栀栀沉默,“因为,你妈妈在这里!我们在海里打捞到你母亲,可是你我却找不到,现在,你又回来,不要离开我了,好吗?”易泽悲伤的看着栀栀,栀栀的沉默对于易泽来说是伤口。

“呜呜呜呜……~”栀栀看着易泽伤心的哭了起来:“对不起,谢谢你,谢谢你帮我妈妈。但是,泽,我们那都是过去式了。你不要再活在过去,我不爱你了。”栀栀说完这句话,感觉心都要碎了。只有她自己知道现在自己是多么想抱住易泽,窝在他的怀里,看着栀子花开。

“栀栀,你不想知道你的身世了吗?”易泽依旧温柔的看着夏栀,他知道他的栀栀需要时间,无论是一年,十年他都会等。

“易泽,不用了。我有自己的身世,我姓萧,我叫萧夏栀。”夏栀坚定的看着易泽:“我不姓初,最恶心的姓氏,用初姓,脏了我的人!”

——————————(栀栀落水后~)

“咦!那里怎么有个人啊!”萧熙看着沙滩上昏迷的夏栀:“来人啊。有人落水了,快救人啊”

村民们一个个风风火火地跑过来救人:“这丫头怎么会在这里啊?也不是我们村的啊!”

萧熙温柔地看着夏栀:“我看,这丫头估计是从那个山崖掉下来,漂到这里来的,不如送到我家去!我帮帮照顾。”“也好,萧老师。那就有劳你了!”一位年长的人出面说。

萧熙对着年长的老人点了点头:“村民们,来搭把手,把这丫头送到我家去。”

(本章完)

范文九:作文:栀子花的等待7

栀子花的等待7

“夏栀?”楚云端看着哭泣的人儿,不免有些心疼:“你怎么哭了?”楚云端温柔的擦了擦夏栀的泪水,像个大哥哥一样揉了揉夏栀的头。

“云端?”夏栀抬起头,看着像天使一般降临的云端,直接扑在云端怀里,大声的哭着。

云端无语的看着怀里的夏栀,束手无策。又不知道怎么安慰夏栀,伸手抚了抚夏栀的背:“别哭了,恩?”

夏栀一听哭的更厉害了,云端的胸前已经湿了一片。

云端一听夏栀哭的更厉害,自己都想哭了:“夏栀,你别哭了!我最害怕女孩子哭了。别哭!有什么事情告诉我。”

夏栀没有说话,也没有哭,推开了云端,站起来:“云端,对不起!谢谢你。我先走了。”说完,走向了教学楼。

“唉!已经快中午了,第一天来诺斯就旷课了。”夏栀一边说一边走,这时,已经到了B班的门前。

“报告!”

“进来。”

夏栀推门而进,讲台上一脸黑色的老师,直勾勾的盯着夏栀,夏栀不经咽了咽口水,默默地走到位置上。正准备坐下。

“夏栀!站起来,罚站一节,因为第一次,这次先站位置上。”老师不满的看着夏栀,心想:要不是苏少爷,你个乡巴佬还想进诺斯?

夏栀点了点头,不经意的瞟了一样旁边睡觉的易泽,叹了口气。

下课铃一响,一个女孩就走向栀栀,

“栀栀,真的是你啊。你这一年都上哪里了?也没给我打个电话。”欧阳晴雨略有不满的嘟着嘴,看着夏栀。

“咦!雨,是你啊!你也在诺斯啊?”说完这句话,夏栀就沉默了,也是啊。雨是欧阳家族的,只有诺斯才配吧!

“就是啊,栀栀,有没有想我啊?刚刚看你很眼熟,原来真的是你啊!”欧阳晨雨到不以为然,笑呵呵的看着栀栀,挽着栀栀。

“呵呵。”栀栀尴尬的笑了笑,抽出了自己的手:“雨,轩哥哥呢?”

“哼,栀栀。你怎么一直问我哥,都不问我呢?”晨雨嘟了嘟嘴。

“没有了,比较皓哥哥对我…还有,欧阳晨曦呢?”夏栀有些想笑,雨还和原来一样,也就恐怕只有晨雨不会变吧!

“晨曦和哥哥在一起了,一个月前才定的婚。”雨狠狠地说:“放心!我哥喜欢的还是你!”

夏栀勉强的笑了笑:“他们大概才17,还没成年呢!而且,是兄妹啊”

“额…其实晨曦姐姐和我哥哥不是兄妹…晨曦姐姐是我家原来管家的女儿

十年前,我只有五岁我们一家出去海边玩,哥哥调皮,在吃饭的时候,一个人跑到海边,被海浪打下海,因为下人是要等我们吃完才吃的,所以许叔和晨曦姐姐还有许姨都在沙滩上,许叔和许姨先看见的,跳下去,许叔把哥哥救了上来,但是许姨没有上来,许叔又跳下去找许姨,谁知道,这一下……”晨雨没有说。但是夏栀已经明白了。

(本章完)

范文十:作文:栀子花的等待6

栀子花的等待6

夏栀推开了苏易泽,“啪”就是一巴掌:“苏易泽,你凭什么!别让我恨你!”说完,就转身走了,泪流了下来,就算我还爱着你,你凭什么吻我,哦不!是我凭什么被你吻!泽!永不再见。

“咦?栀栀,你怎么哭了?”门外的初夏琪疑惑的看着夏栀,皱了皱眉。

“没什么,姐。我先走了。”夏栀不敢看初夏琪的脸,也不敢看这个小木屋。感觉刺眼,伤心。

——————————

“为什么?”易泽愣愣的看着夏栀离去的方向,冷笑一声:“栀栀,我该拿你怎么办?”说完,眼中的哀伤,温柔布满的是冷酷,冰冷。走向小木屋。

“初夏琪!你带她来这里做什么?”易泽冰冷的望着初夏琪,初夏琪看着易泽冷冷的眼神,不经咽了咽口水:“我…只是带她来叙叙旧。”

“初夏琪,你不配她,她在我眼中是不可替代的。这一年来你也活得够久了,如果!你敢伤害她。到时候下场最惨的可是你。别找死!原来是因为初家和苏家是世交,没把话说开!但是,现在栀栀回来了。游戏就开始了,初家要是伤害她。我也定会让初家从这个城市消失!”易泽完美的唇一字一句的说出,每一个字都令初夏琪身体一颤:“初夏琪,一年来。你可调查过我,现在!我证实你的猜测。我是z2的血z,(ps·这里的2是用英文说的two),你应该知道血z吧!所以,我有能力让初家消失!”易泽扯出一丝冰冷的笑。

初夏琪对上易泽的冰冷的瞳:“为什么,我哪里都比她好!我比他漂亮,比她高贵,而且我才是初家的女儿!初夏栀?!他凭什么?”

“呵呵?”易泽冷笑一身,靠近初夏琪,在她的耳边吐出冷冷的语言:“她!是没你漂亮,没你高贵,没你好。但!我爱她,在我等她的一年多中,你还不明白吗?想死告诉我,我随时成全你!”易泽邪魅的笑了笑,走出了小森林。

“啊————!初夏栀,我要你把苏易泽还给我。你不配。就算你,你也别想得到易泽。他,是我的。”初夏琪盯着易泽越来越远的身影,大叫道。

——————————————

高大的梧桐树下,一个弱小的身影落寞的靠在梧桐树下哭泣。

(本章完)

专题范文
娱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