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公文大全 > 母亲的秘密作文

母亲的秘密作文

第1篇:我与那个母亲的秘密作文550字

今天阳光明媚的很让人担心,害怕它会匆然离去,不留任何痕迹。今天鲜花绽开很让人留恋,像朦胧的嫩草发出了芽,不留任何讯息。今天微风来临很让人喜爱,给予我们神奇的凉爽,不留任何声音。

美好的一天里,总会发生令人不愉快的事,我因生病而停课在家休养,看着微风吹散新生的花,那些花瓣显得有些颓废,正为花感到忧愁,顿时看着走在大街上的一对母女,母亲有着一头花白的头发,穿的很普通却很干净,身上带着一种素朴的样子,领着一个大约八岁的女儿,女儿却与那位母亲截然不同,穿的美丽,具有一种高雅大方的气势。

他们朝着学校走去,在离学校两百米处,那位母亲跟自己的女儿说了几句话,而女儿却显得十分不耐烦,还是不是观察着周围,有些害怕的样子,这时母亲才依依不舍得离开,女儿匆忙地跑回学校了。

我的病已经痊愈了,我走在上学的路上,看到一个穿的破衣烂衫的妇女,在收废品,但却感觉很面熟,于是便走近了一看,就是在家养病是看到的那个妇女,这时才恍然大悟,女儿的种种表现,我却觉得那个母亲很辛苦,于是上前问了个清楚,那个母亲有心惊慌失措的哀求我不要告诉其他人,我答应了,这变成了一个鲜为人知的秘密。

一个母亲的伟大,是不可估计的,她不是飞越太空的杨利伟,不是飞人般的刘翔,也不是神一般的海伦凯勒,她只是一个普通的母亲,给了你生命的母亲。今天阳光明媚的很让人担心,害怕它会匆然离去,不留任何痕迹。今天鲜花绽开很让人留恋,像朦胧的嫩草发出了芽,不留任何讯息。今天微风来临很让人喜爱,给予我们神奇的凉爽,不留任何声音。

美好的一天里,总会发生令人不愉快的事,我因生病而停课在家休养,看着微风吹散新生的花,那些花瓣显得有些颓废,正为花感到忧愁,顿时看着走在大街上的一对母女,母亲有着一头花白的头发,穿的很普通却很干净,身上带着一种素朴的样子,领着一个大约八岁的女儿,女儿却与那位母亲截然不同,穿的美丽,具有一种高雅大方的气势。

他们朝着学校走去,在离学校两百米处,那位母亲跟自己的女儿说了几句话,而女儿却显得十分不耐烦,还是不是观察着周围,有些害怕的样子,这时母亲才依依不舍得离开,女儿匆忙地跑回学校了。

我的病已经痊愈了,我走在上学的路上,看到一个穿的破衣烂衫的妇女,在收废品,但却感觉很面熟,于是便走近了一看,就是在家养病是看到的那个妇女,这时才恍然大悟,女儿的种种表现,我却觉得那个母亲很辛苦,于是上前问了个清楚,那个母亲有心惊慌失措的哀求我不要告诉其他人,我答应了,这变成了一个鲜为人知的秘密。

一个母亲的伟大,是不可估计的,她不是飞越太空的杨利伟,不是飞人般的刘翔,也不是神一般的海伦凯勒,她只是一个普通的母亲,给了你生命的母亲。

第2篇:[优秀作文]母亲的秘密

母亲的秘密

母亲病了,在特别繁忙的工作中倒下,住进了医院,卧床不起。远在故乡的姥姥知道了,爱女心切,立即拖着臃肿的身体,从千里之外的南方小城心事焦灼地赶来看望母亲。

母女俩阔别已久,待病床前见面时,居然相拥而哭,惹得旁人也掉了眼泪,也被感动了。

姥姥开始不停的嘘寒问暖,唠唠不停,手也不停交互揉搓着,可见她心中的急切。

她问母亲:“你到底感觉如何,气色这么不好?”

母亲微笑着说:“感觉还好,就是没有什么食欲,米饭都不想吃。” 姥姥急了,说:“孩子,不吃东西怎么行呀?你想想到底想吃点什么?” 母亲诡秘地笑了:“其实我就想吃你包的芹菜饺子了。”

姥姥顿时微笑起来,仿佛终于找到治病的良方,拍膝而起,说:“好!我去给你包,你小的时候最喜欢吃的就是芹菜饺子!”

说完便起身拉我回家,和面包饺子去了。

在家里和面包饺子的时候,姥姥不让我插手,因为我向来不进厨房,她怕我坏了她的好事。我在厨房门口,悄悄看着,姥姥包得极为细心,搓揉扭捏间,老泪轻流,看得我心事阑珊。

一个多小时后,芹菜饺子终于做好了,个个饱满鲜香,姥姥将它装进保温饭盒,扯着我就匆匆出门了。姥姥一路上步子走得很急,巍巍颤颤的,我知道她定然是怕饺子凉了!

到医院的时候,母亲见着饺子就高兴起来,仿佛犯馋很久了。连忙伸手去接,却忽然想起自己的手脏,于是要外婆去打点水回来洗手,外婆自然起身去了。刚去一会,母亲又对我说:“儿子,这离卫生间有点远,去帮帮外婆端水。”于是我也去了。

把外婆接回来的时候,我们忽然看见母亲已经吃开了。母亲笑着说:“嘴巴实在馋了,干脆吃了。”我看母亲的饭盒,里面只剩三两个饺子了。姥姥责骂她还是那样嘴馋,脸上却浮起笑容,因为母亲终于还是吃下东西了。

接下来的几餐,母亲依然病重,但食欲却变好了,总是把姥姥包的饺子吃个精光。

第二天晚上,我留下来陪母亲。母亲在一旁看书,而我坐在桌前写东西。 此间,一个不小心,笔掉在了地上,滚进了母亲的病床底下,于是伸手去摸,笔没摸到,却摸到一袋东西。拖出来一看,我满脸惊讶,竟然是一大袋饺子。

我连忙问母亲怎么回事,母亲叫我塞回去,红着脸说:“待会你拿去扔了,不要让姥姥看见了。”

我问:“饺子你都没吃呀?”

母亲叹气说:“我点滴食欲都没有,哪吃得下呀?不要让姥姥知道了,她知道我没有吃,会很担心的。”

“你没食欲,那你还叫姥姥包饺子干什么?”

“你姥姥千里迢迢来照顾我,要是帮不上忙,眼睁睁地看我生病,会很伤心的。知道不?”

我顿时被母亲的话震撼了,终于醒悟过来:原来母亲让姥姥包饺子却又用心良苦地深藏起来,居然只是成全老人的一番爱意,减轻老人担心而已。 我提着一袋沉甸甸的饺子来到病房后院,扬手一挥,饺子被隐没在黑色的夜里。秘密已经被我藏起来了,但是我知道有一种沉甸甸深藏心底的爱意,却永远挥之不去??

第3篇:母亲的秘密

那年,当她背着母亲缝的花书包,走在上学的路上时,最怕听到别人指着她这样说:“这是谁家丫头?”“她呀,就是老街十字路口修鞋女人家的……”

不知怎么回事,“修鞋女人”几个字,让她感觉那么刺耳。于是,每天放学,宁肯多绕两条街,也绝不肯路过母亲的修鞋摊。

有一次,下了很厚的雪,路滑,她只好走老街。母亲看到她,笑眯眯地摸出几枚硬币说:“丫头,快去买个烤红薯!”她看看母亲那双手,干裂,黝黑,手指上还缠着层层胶布。心里蓦然一疼,就将那温热的硬币,又放回了地上那个破旧的钱箱。

母亲忽然又发现,她的雪地靴开线了,赶快拿出工具说:“来,妈帮你缝一缝。”说着,就要动手为她脱掉靴子。就在这时,有几个同学远远地走过来,她慌忙推开母亲说:“我自己会缝,不用你管!”转身跑掉了。

晚上,她坐在灯下,笨拙地拿着针线,尝试着把裂开的靴子缝起来,几次扎疼了手指,却还是缝不成。母亲默默地坐在一边,一句话也没说。第二天早晨,她起床时看到地上摆了一双崭新的靴子,橘黄色,那么温暖。

小学毕业前夕,学校要开家长会。她找到老师,谎称自己感冒,请了病假。回到家里,却看到母亲正蹲在地上,将双手泡在脸盆里,用肥皂反复搓着。看到她回来,母亲笑着说:“瞧我这双手,每天擦鞋油,怎么也洗不干净了!”说着,母亲又指着阳台说,“我听别人说,明天要开家长会。我穿这条裙子,你看行不行?”

她知道,尽管那条裙子款式老旧,却是母亲最好的一件衣服,平时很少舍得穿。她咬咬牙,慢吞吞地说:“我请了假,明天不用去了……”趁母亲发愣,她借口要写作业,赶快逃回了自己的房间。因为,那已经被母亲用掉了小半块的肥皂,那白花花的肥皂沫,让她感觉那么刺眼。

上中学了,学校离家不远,她本来可以回家吃饭,母亲却催着她办了饭卡,让她中午在学校吃饭,还说自己找了份工作,路远,不能按时回来。她听了,忽然如释重负。

那年的冬天,母亲总是早出晚归,人也瘦了很多。彼时的她,正忙着熟悉新的环境,认识新的同学,对母亲的变化,竟丝毫没有察觉。直到那天,学校临时放假,她提前回家。打开家门,听到母亲的卧室里传出剧烈的咳嗽声。接着,是姨妈那熟悉的声音:“老姐,你在老街干得好好的,干吗要换那么远的地方去修鞋?可怜我姐夫去得早,孩子又小,指望谁来心疼你?”

她蓦然愣住:原来,所谓新的工作,仅仅是一个谎言,母亲只不过是跑到更远的地方去修鞋了,自己小小的虚荣心,竟造成了这样严重的后果!

五岁那年父亲病逝,好好的家仿佛塌了天。因为没文化,更因为没有本钱,为了生存,母亲选择修鞋这个行当,也实在是无奈之举。怕母亲难堪,她不想拆穿这个秘密,躲回自己的小屋,无声地抽泣起来。

初二那年暑假,学习成绩优异的她,天天为一群小学生补课。拿到报酬的那天,她跑去买了一辆崭新的人力三轮车,有了它,就可以装下母亲修鞋所用的全部家当,再也不用把工具箱捆在那辆破旧的自行车上。她知道,拥有一辆这样的三轮车,一直是母亲的梦想。

她把车子骑回家,笑着对母亲说:“以后这可就是您的专车了!还有,别再走那么远,还是回到老街来修鞋吧……”话说了一半,她就哽咽得说不下去。母亲愣了愣,忽然也泪流满面……

【责任编辑 何光占 xiaoshuoyuekan0@sina.com】

第4篇:母亲有个秘密

外祖父是怡保的殷商,母亲自小要啥有啥。呼风,风疾飞而至;唤雨,雨倾盆而来。然而,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蹂躏的铁蹄改变了一切。经过了几乎连性命也不保而民族尊严丧尽的磨难之后,母亲性格转向淡泊。

与被誉为抗日英雄的父亲一见钟情而共结连理之后,亲情变成了母亲世界里的全部。婚后初期,家徒四壁的清贫,连一枚白金戒指也成了不可一得的奢侈品,然而,母亲从来就不曾引以为憾。偶尔妯娌间有刻意炫耀的行为,母亲也总是风淡云轻地微笑,那种超然物外的豁达,已达于哲学的境界。

大家都认为母亲两袖清风,可是,心思敏锐的我,自小便注意到,她柜子里的一个抽屉,总是讳莫如深地上了锁。我忖度,也许家境殷实的外祖母给了母亲几件“传家宝”,有一天,当山穷水尽时,这些宝物,便会像阿拉丁神灯里的巨人一样,跳出来,为我们化解危机。正因为母亲有恃无恐,她总不经意地流露出泰山压于顶而色不变的安然与恬然。

慢慢地,家境转佳,惯常以罐头食品打发膳食的我们,也能美美地吃上新鲜的鸡鸭鱼肉、大虾大蟹了。

这时,我注意到,母亲的柜子,又多了一个上锁的抽屉了。

手头宽裕的父亲,开始为母亲选购首饰了。一个翠绿通透的玉手镯、一枚纯金雕花的金戒指、一只晶莹灿烂的钻石坠子,表达了一个男人对一个心爱女人很深的宠。这样一种细腻的心意,母亲当然深切而又深刻地感受到的。

晚上有酬酢时,穿上旗袍的母亲,佩戴着珍珠项链。那一颗颗洁白的珍珠,像一只只浑圆的萤火虫,静静地散发着绚烂的光泽,既淡雅、又华丽。我呆呆地看着,觉得母亲像是从插图里走出来的仕女,有一股掩盖不住的气韵。

有了两只上锁的抽屉,母亲在心理上是很富足的。然而,让早熟的我觉得很纳闷的是,母亲从来不曾亮出过外祖母给她的“传家宝”。那只抽屉,就像是一只无法撬开的核桃,忠心耿耿地守护着不能向外宣泄的秘密。

这个秘密,终于在一场震惊全国的火灾里,出其不意地揭开了。

那是一个燥热得天和地都在狂烈地自焚的下午,母亲在屋子里为幺弟缝缀睡衣,忽闻屋外人声鼎沸,母亲冲出去看,惊愕欲绝地发现附近一个偌大的贫民窟已陷落火海,嚣张的火焰,狰狞地把天空烤得焦黑;助纣为虐的风,正幸灾乐祸地让火势四处飞窜。脸青唇白的左邻右舍都飞奔回家,把值钱的东西大包小包拼命往外拽。

母亲三步并两步地冲回家里,飞快地从一个隐秘的地方取出钥匙,打开第一格抽屉。抽屉里,躺着一个褐色的牛皮信封。她快速取出,稳稳地夹在腋下,一手抱起三岁的幺儿、一手拉着十岁的次子,然后,对着十三岁长女说道:“快,牵你妹妹,跟我来。”对柜子里和屋子里任何其他的东西,母亲视若无睹。

她快如旋风地走,走走走,脚步碎而不乱,走了好远好远,走到远离灾场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才停住脚步。

母亲身上,分文全无;围绕在她身畔的,是她四个亲爱的孩子。此刻,闪烁在她眸子里的,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的欣慰,是一种比腰缠万贯更为实在的感觉。

这一场造成无数人流离失所的大火灾被扑灭后,我们安然回返家门后,母亲又小心翼翼地把那不啻拱璧的牛皮袋子重新锁进抽屉里。

褐色的牛皮袋子里,装着的是我们一家子的出生纸和身份证。除了宝贵的性命外,那是母亲在任何时候都不愿失去的――她和一家子的身份证明。

第5篇:母亲有个秘密

外祖父是怡保的殷商,母亲自小要啥有啥。呼风,风疾飞而至;唤雨,雨倾盆而来。然而,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蹂躏的铁蹄改变了一切。经过了几乎连性命也不保而民族尊严丧尽的磨难之后,母亲性格转向淡泊。

与被誉为抗日英雄的父亲一见钟情而共结连理之后,亲情变成了母亲世界里的全部。婚后初期,家徒四壁,连一枚白金戒指也成了不可一得的奢侈品,然而,母亲从来就不曾引以为憾。偶尔妯娌间有刻意炫耀的行为,母亲也总是风淡云轻地微笑,那种超然物外的豁达,已达于哲学的境界。

大家都认为母亲两袖清风,可是,心思敏锐的我,自小便注意到,她柜子里的一个抽屉,总是讳莫如深地锁着。我忖度,也许家境殷实的外祖母给了母亲几件“传家宝”,有一天,当山穷水尽时,这些宝物,便会像阿拉丁神灯里的巨人一样,跳出来,为我们化解危机。正因为母亲有恃无恐,她总不经意地流露出泰山压于顶而色不变的安然与恬然。

慢慢地,家境转佳,惯常以罐头食品打发膳食的我们,也能美美地吃上新鲜的鸡鸭鱼肉、大虾大蟹了。

这时,我注意到,母亲的柜子,又多了一个上锁的抽屉了。

手头宽裕的父亲,开始为母亲选购首饰了。一个翠绿通透的玉手镯、一枚纯金雕花的金戒指、一只晶莹灿烂的钻石坠子,表达了一个男人对一个心爱女人的宠爱。这样一种细腻的心意,母亲当然深切而又深刻地感受到了。

晚上有酬酢时,穿上旗袍的母亲,佩戴着珍珠项链。那一颗颗洁白的珍珠,像一只只浑圆的萤火虫,静静地散发着绚烂的光泽,既淡雅、又华丽。我呆呆地看着,觉得母亲像是从插图里走出来的仕女,有一股掩盖不住的气韵。

有了两只上锁的抽屉,母亲在心理上是很富足的。然而,让早熟的我觉得很纳闷的是,母亲从来不曾亮出过外祖母给她的“传家宝”。那只抽屉,就像是一只无法撬开的核桃,忠心耿耿地守护着不能向外宣泄的秘密。

这个秘密,终于在一场震惊全国的火灾里出其不意地揭开了。

那是一个燥热得天和地都在狂烈地自焚的下午,母亲在屋子里为幺弟缝缀睡衣,忽闻屋外人声鼎沸,母亲冲出去看,惊愕欲绝地发现附近一个偌大的贫民窟已陷落火海,嚣张的火焰,狰狞地把天空烤得焦黑;助纣为虐的风,正幸灾乐祸地让火势四处飞窜。脸青唇白的左邻右舍都飞奔回家,把值钱的东西大包小包拼命往外拽。

母亲三步并作两步地冲回家里,飞快地从一个隐秘的地方取出钥匙,打开第一格抽屉。抽屉里,躺着一个褐色的牛皮信封。她快速取出,稳稳地夹在腋下,一手抱起三岁的幺儿、一手拉着十岁的次子,然后,对着十三岁长女说道:“快,牵你妹妹,跟我来。”对柜子里和屋子里任何其他的东西,母亲视若无睹。

她快如旋风地走,走走走,脚步碎而不乱,走了好远好远,走到远离火场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才停住脚步。

母亲身上,分文全无;围绕在她身畔的,是她四个亲爱的孩子。此刻,闪烁在她眸子里的,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的欣慰,是一种比腰缠万贯更为实在的感觉。

这一场造成无数人流离失所的大火灾被扑灭后,我们安然返回家里后,母亲又小心翼翼地把那不啻拱璧的牛皮袋子重新锁进抽屉里。

褐色的牛皮袋里,装着的是我们一家子的出生证和身份证。除了宝贵的性命外,那是母亲在任何时候都不愿失去的――她和一家子的身份证明。

(郭旺启摘自《恋爱婚姻家庭?养生版》2016年第1期)

第6篇:母亲的秘密

十七岁那年,我和母亲离开生我养我的家乡,跟随调离煤碳坝的父亲来到长沙,开始真正意义上的城市人生活。理想的生活往往离现实那么远,为这一日三餐的生活,母亲左盘算,右盘算,但还是抵挡不了一家五口的大嘴巴,每到月中囊中便羞涩,父亲只好厚着脸皮到我姑妈家借伙食费。如此去的次数多了,自己脸上挂不住不说,人家会有好脸色看?嘴上不说,心里肯定是不愿意的,毕竟人家也是上有老下有小啊。数次我从父亲死沉的脸上看出了些矛头。在灯下一针一线做布鞋的母亲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却默不作声。除了沉默,还能说什么?几个月之后的一个夜晚,我习惯性地摸着黑起来如厕,其一怕惊醒沉睡中的大哥、二哥,其二是节约电费(当时就两间房,我和大哥二哥在一个房间,中间隔一张帘)“吱呀”开门声把我吓得半死!不好,家里来小偷了,我的第一反应。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上了,谁这么没眼光,光顾我们家这“不毛之地”呢?“谁啊?”胆小的我只好麻着胆子从喉咙里挤出两个字。“嘘!我回来了。”只见母亲一只手抓着闪着微光的手电筒,另一只手费力地提着一只鼓鼓囊囊的大麻布袋,猫手猫脚地进来。“妈呀,这么晚了,您干什么去了呀?”我用力睁开迷迷糊糊的眼睛,仔细打量着灰头垢脸的母亲,疑惑地问道。“别出声,睡觉去咯,明天还要上学呢。”母亲放下麻布袋对着我一顿推搡,我也就顺从地睡觉了。只是心里犯嘀咕:母亲不会是做贼心虚吧?第二天早上我早早的起床,在家里的每个角落搜寻着母亲昨夜提回家的那个鼓鼓囊囊神秘的麻布袋,一心想抓到证据到父亲面前举报母亲的不良行为(虽然以前母亲常在我们面前说人穷志不短,不能贪恋别人家的一根一线)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后院那间杂物找到了证物,我气势汹汹地提着麻布袋,一骨碌倒到阳台上,可呈现在我眼前的除了废弃的报纸,还有就是一双灰黑灰黑的帆布手套。一切都明了:母亲为了减轻一家人的负担,同时为了顾及我们的面子,晚上偷偷地拾废品去了。一瞬间,我的心里猛地被尖针刺穿,生疼生疼的!我没有说一句话,悄悄地将废纸和手套放回原处,抹着眼泪上学去了。下午放学回来,推开厨房门便闻到香喷喷的馒头味道,来不及洗手便抓了一只塞进饥肠辘辘的肚中,而后习惯性地推开阳台门,去看做布鞋的母亲,只见母亲正尊下身子清理着她的“战果”——废报纸、废纸屑??“妈妈,我回来了。”唯恐母亲不关心我,大声呼唤她。“早就知道了,馒头好吃吗?”母亲一改往日愁眉苦脸的表情,“看,这是我今天拾的废品,应该能卖几块钱呢!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个人拾废品,原来她们白天也在拾,这下可好了,我也可以白天去拾废品了。其实也没什么,不偷又不抢的,靠自己劳动吃饭,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说是不?丽姑娘。”“我来帮你吧!”我闪烁的泪光,无以名状的疼痛,钻心的疼痛!在乡下喂猪喂鸡种庄稼种菜一把手的母亲来城里却没有发挥自己一技之长的天地,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抛弃内心高贵的尊严,屈身拾废品去了。我能坐视不管吗?还能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吗?丢下书包的我顺速加入拾废品的行列,不为别的,只为了维护母亲心中那份尊严——不偷不抢靠自己劳动,光荣!这么多年过去了,母亲那不是秘密的秘密

已经在我内心深处根深蒂固,我也一直遵循母亲的教诲:不偷不抢靠自己劳动,光荣!十七岁那年,我和母亲离开生我养我的家乡,跟随调离煤碳坝的父亲来到长沙,开始真正意义上的城市人生活。理想的生活往往离现实那么远,为这一日三餐的生活,母亲左盘算,右盘算,但还是抵挡不了一家五口的大嘴巴,每到月中囊中便羞涩,父亲只好厚着脸皮到我姑妈家借伙食费。如此去的次数多了,自己脸上挂不住不说,人家会有好脸色看?嘴上不说,心里肯定是不愿意的,毕竟人家也是上有老下有小啊。数次我从父亲死沉的脸上看出了些矛头。在灯下一针一线做布鞋的母亲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却默不作声。除了沉默,还能说什么?几个月之后的一个夜晚,我习惯性地摸着黑起来如厕,其一怕惊醒沉睡中的大哥、二哥,其二是节约电费(当时就两间房,我和大哥二哥在一个房间,中间隔一张帘)“吱呀”开门声把我吓得半死!不好,家里来小偷了,我的第一反应。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上了,谁这么没眼光,光顾我们家这“不毛之地”呢?“谁啊?”胆小的我只好麻着胆子从喉咙里挤出两个字。“嘘!我回来了。”只见母亲一只手抓着闪着微光的手电筒,另一只手费力地提着一只鼓鼓囊囊的大麻布袋,猫手猫脚地进来。“妈呀,这么晚了,您干什么去了呀?”我用力睁开迷迷糊糊的眼睛,仔细打量着灰头垢脸的母亲,疑惑地问道。“别出声,睡觉去咯,明天还要上学呢。”母亲放下麻布袋对着我一顿推搡,我也就顺从地睡觉了。只是心里犯嘀咕:母亲不会是做贼心虚吧?第二天早上我早早的起床,在家里的每个角落搜寻着母亲昨夜提回家的那个鼓鼓囊囊神秘的麻布袋,一心想抓到证据到父亲面前举报母亲的不良行为(虽然以前母亲常在我们面前说人穷志不短,不能贪恋别人家的一根一线)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后院那间杂物找到了证物,我气势汹汹地提着麻布袋,一骨碌倒到阳台上,可呈现在我眼前的除了废弃的报纸,还有就是一双灰黑灰黑的帆布手套。一切都明了:母亲为了减轻一家人的负担,同时为了顾及我们的面子,晚上偷偷地拾废品去了。一瞬间,我的心里猛地被尖针刺穿,生疼生疼的!我没有说一句话,悄悄地将废纸和手套放回原处,抹着眼泪上学去了。下午放学回来,推开厨房门便闻到香喷喷的馒头味道,来不及洗手便抓了一只塞进饥肠辘辘的肚中,而后习惯性地推开阳台门,去看做布鞋的母亲,只见母亲正尊下身子清理着她的“战果”——废报纸、废纸屑??“妈妈,我回来了。”唯恐母亲不关心我,大声呼唤她。“早就知道了,馒头好吃吗?”母亲一改往日愁眉苦脸的表情,“看,这是我今天拾的废品,应该能卖几块钱呢!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个人拾废品,原来她们白天也在拾,这下可好了,我也可以白天去拾废品了。其实也没什么,不偷又不抢的,靠自己劳动吃饭,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说是不?丽姑娘。”“我来帮你吧!”我闪烁的泪光,无以名状的疼痛,钻心的疼痛!在乡下喂猪喂鸡种庄稼种菜一把手的母亲来城里却没有发挥自己一技之长的天地,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抛弃内心高贵的尊严,屈身拾废品去了。我能坐视不管吗?还能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吗?丢下书包的我顺速加入拾废品的行列,不为别的,只为了维护母亲心中那份尊严——不偷不抢靠自己劳动,光荣!这么多年过去了,母亲那不是秘密的秘密

已经在我内心深处根深蒂固,我也一直遵循母亲的教诲:不偷不抢靠自己劳动,光荣!

第7篇:母亲的秘密

母亲在28岁上便做了寡妇。当母亲赶去青岛办了丧事回来后,外祖母也从天津赶来,她见了母亲第一句话便说:“收拾收拾,带了孩子回天津家里去住吧。”

母亲虽然痛哭着扑向外祖母的怀里,却摇着头说:“不,我们就这么过着,只当他还没有回来。”

既然决定带我和弟弟留在北平,母亲仿佛是从一阵狂风中回来,风住了,拍拍身上的尘土。我们的生活,很快在她的节哀之下,恢复了正常。

晚上的灯下,我们并没有因为失去父亲而感到寂寞或空虚。

母亲没有变,碰到弟弟顽皮时,母亲还是那么斜起头,鼓着嘴,装出生气的样子对弟弟说:“要是你爸爸在,一定会打手心的。”跟她以前常说“要是你爸爸回来,一定会打手心”时一模一样。

就这样,三年过去了。

三年后的一个春天,我们家里来了一位客人,普普通通,像其他的客人一样。母亲客气地、亲切地招待着他,这是母亲一向的性格,这种性格也是受往日父亲好客所影响的。更何况这位被我们称为“韩叔”的客人,本是父亲大学时代的同学,又是母亲中学时代的学长。有了这两重关系,韩叔跟我们也确实比别的客人更熟悉些。

他是从远方回来的,得悉父亲故去的消息,特地赶来探望我们。

不久,他调职到北平,我们有了更多的交往。

一个夏夜,燥热,我被钻进蚊帐的蚊虫所袭扰,醒来了。这时我听见了什么声音,揉开睡眼,隔着纱帐向外看去,我被那暗黄灯下的两个人影吓愣住了,我屏息着。

我看见母亲在抽泣,弯过手臂来搂着母亲的,是韩叔。母亲在抑制不住的哭声中,断断续续地说着:“不,我有孩子,我不愿再……”

“是怕我待孩子不好吗?”是韩叔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母亲停止了哭泣,她从韩叔的臂弯里躲出来:“不,我想过许久了,你还是另外……”这次,母亲的话中没有哭音。

我说不出当时的心情――是恐惧?是厌恶?是忧伤?都有的。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情绪,它使我久久不眠,我在孩提时代,第一次尝到失眠的痛苦。

我轻轻地转身向着墙,在恐惧、厌恶、忧伤的情绪交织下,静听母亲把韩叔送走,回来后脱衣、熄灯、上床、饮泣。最后我也在枕上留下一片潮湿,才不安地进入梦乡。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时,看见对面床上的母亲竟意外地迟迟未起,她脸向里对我说:“小荷,妈妈头疼,你从抽屉里拿钱带弟弟去买烧饼吃吧。”

我没有回答,在昨夜的那些复杂的心情上,仿佛又加了一层莫名的愤怒。

我记得那一整天上课我都没有注意听讲,我仔细研究母亲那夜的话,先是觉得很安心,过后又被一阵恐惧包围,我怕的是母亲有被韩叔夺去的危险。我虽知道韩叔是好人,可是仍有一种除了父亲以外,不应当有人闯进我们生活的感觉。

放学回家,我第一眼注意的是母亲的神情,她如往日一样照管我们,这使我的愤怒稍减。我虽未怒形于色,但心情却在不断地转变,忽喜、忽怒,忽忧、忽慰,如一锅滚开的水,冒着无数的水泡。

当日的心情是如此可怜可笑。

母亲和韩叔的事情,好像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这件心事常使我夜半在噩梦中惊醒。在黑暗中,我害怕地颤声喊着:“妈――”听她在深睡中梦呓般地答应,才放心了。

其实,一切都是多虑的。我从母亲的行动、言语、神色中去搜寻可怕的证据,却从没有发现。就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情,母亲是如此宁静。

一直到两个月以后,韩叔离开北平,他被调回上海去了。再过半年,传来一个喜讯――韩叔要结婚了。母亲把那张粉红色的喜帖拿给我看,并且问我:“小荷,咱们送什么礼物给韩叔呢?”

这时,一颗久被箍紧的心一下子松弛了,愉快和许久以来不原谅母亲的歉疚,两种突发的感觉糅在一起。我跑回房里,先抹去流下的泪水,然后拉开抽屉,拿出母亲给我们储蓄的银行存折,怀着复杂的感情,送到母亲的面前。

母亲对于我的举动莫名其妙,她接过存折,用怀疑的眼光看我。我快乐地说:“妈,把存折上的钱全部取出来给韩叔买礼物吧。”

“傻孩子。”母亲也大笑,她用柔软的手捏捏我的嘴巴。她不会了解她的女儿啊。

这是15年前的往事了,从那以后,我们宁静地度过了许多年。

间或我们也听到一些关于韩叔的消息,我留神母亲的情态,她安详极了。

母亲的老朋友们都羡慕她有一对好儿女,唯有我自己知道,我们能够在完整无缺的母爱中成长,是靠了母亲曾经牺牲过一些什么才得到的。

阅读提示:

作者通过细心观察,发现了母亲为了自己的成长做出的默默牺牲。我们的母亲也一定做出过很多牺牲,可能是一场多年未见的老友的聚会、一次升迁的机会、一次深造的机会,还有那无数个奔波在兴趣班的日子……你发现了吗?

第8篇:藏起母亲的秘密

藏起 母 亲的秘 签

口 张  翔

母 亲病 了 , 特别繁忙 的工作 中倒下 了 , 在 住进 了医 院 , 卧床

不起 。

远在故 乡的姥姥知道 了, 爱女心切 , 即拖 着孱弱 的身体 , 立   从千里之外的南方小城 , 心事焦灼地赶来看望母 亲。 母女俩阔别

已久 , 在病床前见面时 , 居然相拥而泣 , 惹得旁人也掉 了眼泪 , 都

被感动了。

姥姥开始不停地嘘寒 问暖 , 唠叨不停 , 手也不停地交相揉搓  着, 可见她心中的急切 。她 问母 亲 :你 到底感觉如何 , “ 气色这么

不好 ?”   吃。”   .

母 亲微笑着说 :感觉还好 , “ 就是没有什么食欲 , 菜都不想  饭

母亲诡秘地笑 了:其实我就想吃您包的芹菜馅饺子 。” “ 姥姥  顿时微笑起来 , 仿佛终 于找到了治病的 良方 , 拍膝而起 , :好 ! 说 “   我这就去给你包 , 你小 时候最喜欢吃 的就是芹菜馅饺子 !”

说完便起身拉我回家 , 和面包饺子去了。在家里和面包饺子  的 时 候 , 姥 不 让 我 插 手 , 为 我 向来 不 进 厨 房 , 怕 我 坏 了她  姥 因 她 的好 事 。   我在厨房 门口, 悄悄 看着 , 姥姥包得极为细心 , 搓揉扭捏 间 ,   I N直流 , l i O 看得我心里很 难受 。一个多小时后 , 芹菜馅饺子终 于

我 的 同桌 叫 刘 晔 , 长得 很 漂 亮 , 叶 眉 , 柳 两只 眼 睛 水灵 灵 的 。   摘 自 76 0 甘 肃瓜 州县 渊泉 小 学三 ? 马 权 琪 < 的 同 桌》 3 10 5 我

包好 了。个个饱满鲜 香 , 姥姥将 它装进 保温饭盒 , 扯着我就匆 匆

出门了。

路上 , 姥姥走 得很急 , 颤颤巍巍 的 。我 知道她肯定是 怕饺  子 凉了 。到 医院的时候 , 亲见到饺子 就高兴起来 , 母 仿佛馋 了很

久 了, 连忙伸 手去 接 , 忽然 想起 自己的手脏 , 却 于是 要外 婆去 打  点 水 回来 她好 洗手 , 婆起身 去 了。刚 去一会 儿 , 亲对 我说 : 外 母   “ 儿子 , 这离卫生 间有 点远 , 去帮外婆端水 。” 于是我也去 了。

等把外 婆接 回来 的时候 , 我们 发现母 亲 已经吃开 了。 亲笑  母 着说 :嘴巴实在馋 了 , “ 干脆 就吃 了。” 我看母 亲的饭盒 , 里面只剩

三两 个饺子 了。姥姥 责骂她还 是那样 嘴馋 , 脸上却 带着笑 , 因为  母 亲终 于 还是 吃下 东 西  。

接下 来 的几 天 , 亲 依然病 重 , 食 欲却变好 了 , 母 但 总是把姥  姥包 的饺 子吃个精光 。第二天晚 上 , 留下来 陪母亲 。母 亲躺在  我

病 床上看书 , 而我 坐在桌前 写东西 , 不小心 , 一 笔掉 在 了地上 , 滚

进 了母 亲 的病 床底

下 , 于是 我伸手 去摸 , 笔没 摸到 , 却摸 到一 袋  东西 。拖出来 一看 , 我满脸 惊讶 , 然是一大袋饺子 。 竟

我连忙 问母 亲怎么 回事 , 亲 叫我 快塞 回去 , 母 红着脸说 :待  “ 会你拿去扔 了, 不要让姥姥 看见 。”   我问 :饺 子您都没 吃呀?” “

母 亲叹 口气说 :我 一点食 欲都 没有 , “ 哪吃得下呀?不要让姥  姥知道 了, 她知道我 没有 吃 , 很担心 的。” 会

“ 您没食 欲 , 您还 叫姥姥 包饺 子干什么?” 那   “ 你姥 姥 千里迢 迢来 照顾 我 , 要是 帮不 上忙 , 眼睁 睁地看 我  生病 , 很 伤 心 的 , 道 不 ? ” 会 知   我顿时被母 亲 的话震撼 了 , 于醒悟过来 : 终 原来母 亲让姥 姥  包饺子却又用 心 良苦地藏起来 , 只是 成全老人 的一番爱意 , 减轻

老 人 担 心 而 已 。我 提 着 一 袋 沉 甸 甸 的 饺 子 来 到 病 房 后 院 , 手 一  扬

清 的 像 女 一 羞 露出 红 彤的 脸, 金黄 阳 撒 晨 太阳 小 孩 样害 地 了 彤 笑 把 的 光   ‘:

熊 茗6 甘瓜县泉学?  《的园 摘 3】 渊 麓 王 美 校》  7f 肃州 小三 王寒丽   自1  1 【 5笑

— ;

挥 , 子被 隐没在黑色 的夜里 了。秘密 已经被我藏起来 了, 饺 但我  知道有一种沉甸甸的深藏于心底 的爱意 , 却永远挥之不去 。

【 师的话 】 导 年迈 的姥姥千里迢迢来医院, 看望因病住 院的母  亲, 并精 心包好母亲最爱吃 的芹菜馅饺子 ; 为减轻姥姥的担心 , 把  饺子藏起来 的母亲却说把饺子吃 了。这一包一藏之间, 充满 了人  间最珍贵 的母女深情。写一写你 生病时妈妈照顾你 的情景 , 要写

得 真 实具体 。

我的感想

金 钱   的 故 事

口樊富庄  天, 著名动物标 本制作师爱克 兰正 背着猎枪 , 非洲索马  在 里的热带雨林四处张望 , 忽然 , 只金 钱豹趁他 不备对他发起进  一 攻 。爱 克 兰被 豹子 扑 倒在 地 , 膛 也被 它 那锐 利 的爪 子狠 狠 地 压  胸

住 了, 不过 , 豹子 没有咬住 爱克 兰的喉 管 , 却咬 住 了爱 克兰的右

手腕 。

在这危急关头 , 爱克 兰忍着剧痛 , 举起左手将一梭 子子弹射  入 豹 子 的 腹 部 , 血 从 它 的 体 内不 断 地 流 出来 , 一会 儿 , 子  鲜 不 豹

鲤 . ’, 着掠 鸟幻我着能飞 翅 撼; 膀 时 望 中的 ,着长双我 的 . 飞我 空过 儿想也 一带翔    儿常

向蓝 天

3 01  3 。

江 西新 建 县 西 山镇 政 府

胡 泽 宇  翔  飞

第9篇:藏起母亲的秘密

!

!!!!!文海逍遥游

“孩子要哭,你就让她大声地哭吧。”一个声音在房间里响起。

“孩子,你哭吧。”房间里的人一齐说。他们竟是醒着的。

“妈妈,阿姨不睡了吗?”孩子哽咽着问,眼泪浸湿了她的头发,她的小脸像个天使。

病房里能走动的人都来到了孩子的跟前,

一个四十岁左右

的妇女止不住地哭泣起来:“我从来没看到过这么懂事的孩子……”

那一夜,大家都没有再睡,大家都被感动着,被那孩子感动着,被孩子的母亲感动着,一个称职的母亲才会有这样优秀的孩子。

(摘自《意汇》)

这篇文章突出之处是通过细节的描写,表现一对母女的坚强与善良。如,母亲总是以松的慈爱的笑”鼓励孩子坚强地面对伤痛;小女孩非常疼痛,但为了不影响别人,只流泪而不哭出声来;母亲一遍遍地讲故事、陪孩子“一起疼”,等等。

8

!!!!藏起母!!!!!

!

母亲病了,在特别繁忙的工作!!

中倒下,住进了医院,卧床不起。!远在故乡的姥姥知道了,爱女心!!

切,立即拖着臃肿的身体,从千里!之外的南方小城焦灼地赶来看望我!!

的母亲。!

母女俩阔别已久,待病床前见!!

面时,居然相拥而哭,惹得旁人也!掉了眼泪,也被感动了。!

!

姥姥开始不停的嘘寒问暖,唠!!

唠叨叨,手也不断交互揉搓着,可!见她心中的急切。!!

她问母亲:“你到底感觉如何?!气色这么不好。

”!!

母亲微笑着说:“感觉还好,就!是没有什么食欲,米饭都不想吃。

”!!

姥姥急了,说:“孩子,不吃东!西怎么行呀!你想想到底想吃点什!!

么?”!

母亲诡秘地笑了:“其实我就想!!

吃你包的芹菜饺子。”!

姥姥顿时微笑起来,仿佛终于!!

找到治病的良方,拍腿而起,说:!!

“好!我去给你包,你小的时候最!喜欢吃的就是芹菜饺子!”说完便!!起身拉我回家。!!!

【说一说】

“轻亲

文海逍遥游

的秘密

一个多小时后,芹菜饺子终于包好了,个个饱满鲜香,姥姥将它煮好装进保温饭盒,扯着我就匆匆出门了。姥姥一路上步子走得很急,颤颤巍巍的,我知道她定然是怕饺子凉了。

到医院的时候,母亲见着饺子就高兴起来,仿佛犯馋很久了,连忙伸手去接,却忽然想起自己的手脏,于是要外婆去打点水回来洗手,外婆自然起身去了。刚去一

在家里和面包饺子的时候,姥姥不让我插手,因为我向来不进厨房,她怕我坏了她的好事。我在厨房门口,悄悄看着,姥姥包得极为细心,搓揉扭捏间老泪轻流,看得我心潮难平。

9

文海逍遥游

会,母亲又对我说:“儿子,这离卫生间有点远,去帮帮外婆端水。”于是我也去了。

把外婆接回来的时候,我们看见母亲竟然已经吃开了。母亲笑着说:“嘴巴实在馋了,干脆吃了。”我看母亲的饭盒里面只剩三两个饺子了。姥姥责骂母亲还是那样嘴馋,脸上却浮起笑容,因为母亲终于还是吃下东西了。

接下来的几天,

母亲依然病

重,但食欲却变好了,总是把姥姥包的饺子吃个精光。

这天晚上,我留下来陪母亲,我坐在桌前写东西。

此间,一不小心,我的笔掉在了地上,滚进了母亲的病床底下,于是伸手去摸,笔没摸到,却摸到一袋东西。拖出来一看,我满脸惊讶,竟然是一袋饺子。

我连忙问母亲怎么回事,母亲叫我塞回去,红着脸说:“待会你拿

去扔了,不要让姥姥看见了。”

我问:“饺子你都没吃呀?”母亲叹气说:“我点滴食欲都没有,哪吃得下呀?不要让姥姥知道了,她知道我没有吃,的。”

“你没食欲,那你还叫姥姥包饺子干什么?”

“你姥姥千里迢迢来照顾我,要是帮不上忙,眼睁睁地看我生病,会很伤心的。知道不?”

顿时,我被母亲的话震撼了,终于醒悟过来:原来母亲让姥姥包饺子却又用心良苦地藏起来,居然只是为了成全老人的一番爱意,减轻老人的担心而已。

我提着一袋沉甸甸的饺子来到病房后院,轻手一放,饺子被隐没在黑色的夜里。秘密已经被我藏起来了,但是,我知道有一种沉甸甸深藏心底的爱意,却永远挥之不去。

(摘自《都市心情》)

会很担心

【说一说】

文章着重表现的是姥姥与母亲之间的挚爱亲情,“我”只是一个“配角”,这个“配角”在文中是否可有可无的呢?我认为“我,”这个“配角”在文中是非常重要的。“我”见到姥姥和母亲相拥而哭“;我”见到姥姥为母亲包饺子的全过程;“我”听到了母亲震撼人心的话语……通过“我”的所见所闻,一次又一次表现了姥姥和母亲之间的浓浓亲情。

本栏责任编辑

10

第10篇:藏起母亲的秘密

藏起母亲的秘密

母亲病了,在特别繁忙的工作中倒下,住进了医院,卧床不起。远在故乡的姥姥知道了,爱女心切,立即拖着臃肿的身体,从千里之外的南方小城心事焦灼地赶来看望母亲。

母女俩阔别已久,待病床前见面时,居然相拥而哭,惹得旁人也掉了眼泪,也被感动了。

姥姥开始不停的嘘寒问暖,唠唠不停,手也不停交互揉搓着,可见她心中的急切。

她问母亲:你到底感觉如何,气色这么不好?

母亲微笑着说:感觉还好,就是没有什么食欲,米饭都不想吃。 姥姥急了,说:孩子,不吃东西怎么行呀?你想想到底想吃点什么? 母亲诡秘地笑了:其实我就想吃你包的芹菜饺子了。

姥姥顿时微笑起来,仿佛终于找到治病的良方,拍膝而起,说:好!我去给你包,你小的时候最喜欢吃的就是芹菜饺子!

说完便起身拉我回家,和面包饺子去了。

在家里和面包饺子的时候,姥姥不让我插手,因为我向来不进厨房,她怕我坏了她的好事。我在厨房门口,悄悄看着,姥姥包得极为细心,搓揉扭捏间,老泪轻流,看得我心事阑珊。

一个多小时后,芹菜饺子终于做好了,个个饱满鲜香,姥姥将它装进保温饭盒,扯着我就匆匆出门了。姥姥一路上步子走得很急,巍巍颤颤的,我知道她定然是怕饺子凉了!

到医院的时候,母亲见着饺子就高兴起来,仿佛犯馋很久了。连忙伸手去接,却忽然想起自己的手脏,于是要外婆去打点水回来洗手,外婆自然起身去了。刚去一会,母亲又对我说:儿子,这离卫生间有点远,去帮帮外婆端水。于是我也去了。

把外婆接回来的时候,我们忽然看见母亲已经吃开了。母亲笑着说:嘴巴实在馋了,干脆吃了。我看母亲的饭盒,里面只剩三两个饺子了。姥姥责骂她还是那样嘴馋,脸上却浮起笑容,因为母亲终于还是吃下东西了。

接下来的几餐,母亲依然病重,但食欲却变好了,总是把姥姥包的饺子吃个精光。

第二天晚上,我留下来陪母亲。母亲在一旁看书,而我坐在桌前写东西。 此间,一个不小心,笔掉在了地上,滚进了母亲的病床底下,于是伸手去摸,笔没摸到,却摸到一袋东西。拖出来一看,我满脸惊讶,竟然是一大袋饺子。

我连忙问母亲怎么回事,母亲叫我塞回去,红着脸说:待会你拿去扔了,不要让姥姥看见了。

我问:饺子你都没吃呀?

母亲叹气说:我点滴食欲都没有,哪吃得下呀?不要让姥姥知道了,她知道我没有吃,会很担心的。

你没食欲,那你还叫姥姥包饺子干什么?

你姥姥千里迢迢来照顾我,要是帮不上忙,眼睁睁地看我生病,会很伤心的。知道不?

我顿时被母亲的话震撼了,终于醒悟过来:原来母亲让姥姥包饺子却又用心良苦地深藏起来,居然只是成全老人的一番爱意,减轻老人担心而已。 我提着一袋沉甸甸的饺子来到病房后院,扬手一挥,饺子被隐没在黑色的夜里。秘密已经被我藏起来了,但是我知道有一种沉甸甸深藏心底的爱意,却永远挥之不去。

http://www.qc99.com/gongwen/html/muqindemimizuo_70796.html 为您分享.
专题范文
娱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