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公文大全 > 捡垃圾的老人

捡垃圾的老人

第1篇:捡垃圾的老人

每日去倒垃圾,总能在学校垃圾场旁边看到几个熟悉的身影两个捡垃圾的老妇人。

她们都有七十岁上下的年纪了。一个穿得较为干净,头发也梳得光光光的,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勤劳简朴的中国标本式的农村妇女。另一个可就不敢恭维了,满头花白的头发,乱糟糟的,好像终年没洗也没梳,尤其是那张老脸,像盘根错节的树根一样,横七竖八地盘着数不清的皱纹。身上也很邋遢,衣服脏得不见本色。脚下一双没有鞋帮的破旧鞋子,破旧得连前面的脚趾头都暴露无遗了。还有那双鸡爪似的的枯瘦的手,总是拽着一个脏兮兮的蛇皮袋,她老是紧紧地抓着,好像抓着一个千年宝贝。

每次碰到学生或老师们去倒垃圾,远远地,她们的眼睛就盯着你手里的垃圾袋,如果觉得有什么有用的东西,她们一定会接过你的垃圾袋,连连说着:我帮你倒,我帮你倒。一般人也乐得清闲,任其接过去,省得走近那臭味冲天的垃圾场。我每次去倒时,因为知道自己的垃圾袋里一般没有什么可用的废品,所以每当她们把期待的眼神投过来时,我都会告诉她们,袋里没有啥子东西。我内心里是在暗暗怜悯她们:都是年近古稀的老人了,怎么好意思让她们去接过垃圾倒呢?

又一天晚饭后,天色尚早,我又去倒垃圾,发现捡垃圾的两位老人都在垃圾场旁边,那个穿得干净的老人站在花坛旁边,正注视着那个邋遢的老人,邋遢的老人坐在花坛的水泥边沿上,右手握着一支没壳的圆珠芯笔,一张揉得皱皱巴巴的废纸放在膝盖上,她正一笔一划地在上面歪歪斜斜地写着什么。她抿着已经缺牙的嘴,那双浑浊的眼睛一动也不动地盯着纸片,写得很认真,样子甚至有点虔诚。我看不清她到底写了些什么,但是那一刻我的心忽地激灵了一下:我想起了有关的她的隐隐约约的故事。

她的丈夫早逝,家里的几个孩子是靠着她一个人拉扯大的。好些年前,她的孩子也在我们学校读初中,那时国家还没实行九年义务制免费教育,但是听老校长说,她家从来没有拖欠过一分学费,而且每次缴费都还十分积极。为这,我们的老校长还把她作为典型在教师会上提到过她。

我想,这个老人在年少时,一定读了点书,也一定有过很多美好的梦,只是可能因为生活所迫,没来得及在校园这块美好的文明的净土里享受更多的美好,就匆匆离校了,从此就一直在为生计四处奔波,心中的梦想也慢慢地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湮没在世俗的烟火中。今天,当她捡到一支笔,当她在书写什么时,或许,她又重拾了昨日的那个梦,那个遥远而又熟悉的梦,这个梦让她又回到了那个天真烂漫的美好年代,让她能重温过去的一切美好的梦想。所以,她写得那么认真,那么专注。她紧紧地攥着那支笔,好像攥着一个永远也不想放弃的美梦。一切显得那么静谧,那么祥和,我想走近去,看她究竟写了些什么,但我又担心会破坏这美好的一切,所以还是没去惊动她了。每日去倒垃圾,总能在学校垃圾场旁边看到几个熟悉的身影两个捡垃圾的老妇人。

她们都有七十岁上下的年纪了。一个穿得较为干净,头发也梳得光光光的,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勤劳简朴的中国标本式的农村妇女。另一个可就不敢恭维了,满头花白的头发,乱糟糟的,好像终年没洗也没梳,尤其是那张老脸,像盘根错节的树根一样,横七竖八地盘着数不清的皱纹。身上也很邋遢,衣服脏得不见本色。脚下一双没有鞋帮的破旧鞋子,破旧得连前面的脚趾头都暴露无遗了。还有那双鸡爪似的的枯瘦的手,总是拽着一个脏兮兮的蛇皮袋,她老是紧紧地抓着,好像抓着一个千年宝贝。

每次碰到学生或老师们去倒垃圾,远远地,她们的眼睛就盯着你手里的垃圾袋,如果觉得有什么有用的东西,她们一定会接过你的垃圾袋,连连说着:我帮你倒,我帮你倒。一般人也乐得清闲,任其接过去,省得走近那臭味冲天的垃圾场。我每次去倒时,因为知道自己的垃圾袋里一般没有什么可用的废品,所以每当她们把期待的眼神投过来时,我都会告诉她们,袋里没有啥子东西。我内心里是在暗暗怜悯她们:都是年近古稀的老人了,怎么好意思让她们去接过垃圾倒呢?

又一天晚饭后,天色尚早,我又去倒垃圾,发现捡垃圾的两位老人都在垃圾场旁边,那个穿得干净的老人站在花坛旁边,正注视着那个邋遢的老人,邋遢的老人坐在花坛的水泥边沿上,右手握着一支没壳的圆珠芯笔,一张揉得皱皱巴巴的废纸放在膝盖上,她正一笔一划地在上面歪歪斜斜地写着什么。她抿着已经缺牙的嘴,那双浑浊的眼睛一动也不动地盯着纸片,写得很认真,样子甚至有点虔诚。我看不清她到底写了些什么,但是那一刻我的心忽地激灵了一下:我想起了有关的她的隐隐约约的故事。

她的丈夫早逝,家里的几个孩子是靠着她一个人拉扯大的。好些年前,她的孩子也在我们学校读初中,那时国家还没实行九年义务制免费教育,但是听老校长说,她家从来没有拖欠过一分学费,而且每次缴费都还十分积极。为这,我们的老校长还把她作为典型在教师会上提到过她。

我想,这个老人在年少时,一定读了点书,也一定有过很多美好的梦,只是可能因为生活所迫,没来得及在校园这块美好的文明的净土里享受更多的美好,就匆匆离校了,从此就一直在为生计四处奔波,心中的梦想也慢慢地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湮没在世俗的烟火中。今天,当她捡到一支笔,当她在书写什么时,或许,她又重拾了昨日的那个梦,那个遥远而又熟悉的梦,这个梦让她又回到了那个天真烂漫的美好年代,让她能重温过去的一切美好的梦想。所以,她写得那么认真,那么专注。她紧紧地攥着那支笔,好像攥着一个永远也不想放弃的美梦。一切显得那么静谧,那么祥和,我想走近去,看她究竟写了些什么,但我又担心会破坏这美好的一切,所以还是没去惊动她了。

第2篇:捡垃圾的老人

捡垃圾的老人

在我的生活中,遇到过许许多多的好人和他做的好事,这好比是一群十分耀眼的闪亮的星星,但在这群星里面,我想,最闪亮的星星就应该是非他莫属了。

在一个烈日炎炎的夏天,我们全家人因为十分的厌恶这个酷热的鬼天气,于是便立即抽身去了天目山旅游,一来到天目山,我就马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天目山的新鲜空气,享受着这里的无限阴凉。

不到十分钟,我们爬上了半山腰,虽然气喘吁吁,但凉爽的风吹在身上,惬意极了。忽然,我看见一位老人从我身边慢慢走过,我定睛一看,忽然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我发现,原来这位老人正在一边爬山一边清理垃圾,她弯下了身子,随手就捡起了垃圾。我清晰地看见,那位老人并没有流露出厌恶的神态,相反,我还发现他脸上路出了一丝微笑。我想:平常人捡垃圾都十分的讨厌,还会用手捏住鼻子,但这位老人怎么会不嫌弃呢?我正想着。;安排人一下子挺直了腰板,以非常熟练的姿势把垃圾扔进了旁边的果皮箱,他又回过头,冲我笑了笑,我也冲他会心一笑。

经过了这一件事情,我学到了很多。一位年过七旬的老人,可以做一件平常都不大会去做的小事。看似很平凡,实则伟大。这么一件小事,他却全心全意的去做了,我感到十分的感动。

笕桥小学五年级:740311072

第3篇:捡垃圾的老人

捡垃圾的老人

在我的生活中,遇到过许许多多的好人和他做的好事,这好比是一群十分耀眼的闪亮的星星,但在这群星里面,我想,最闪亮的星星就应该是非他莫属了。

在一个烈日炎炎的夏天,我们全家人因为十分的厌恶这个酷热的鬼天气,于是便立即抽身去了天目山旅游,一来到天目山,我就马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天目山的新鲜空气,享受着这里的无限阴凉。

不到十分钟,我们爬上了半山腰,虽然气喘吁吁,但凉爽的风吹在身上,惬意极了。忽然,我看见一位老人从我身边慢慢走过,我定睛一看,忽然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我发现,原来这位老人正在一边爬山一边清理垃圾,她弯下了身子,随手就捡起了垃圾。我清晰地看见,那位老人并没有流露出厌恶的神态,相反,我还发现他脸上路出了一丝微笑。我想:平常人捡垃圾都十分的讨厌,还会用手捏住鼻子,但这位老人怎么会不嫌弃呢?我正想着。;安排人一下子挺直了腰板,以非常熟练的姿势把垃圾扔进了旁边的果皮箱,他又回过头,冲我笑了笑,我也冲他会心一笑。

经过了这一件事情,我学到了很多。一位年过七旬的老人,可以做一件平常都不大会去做的小事。看似很平凡,实则伟大。这么一件“小事”,他却全心全意的去做了,我感到十分的感动。

笕桥小学五年级:740311072

第4篇:捡垃圾的老人作文

他是一个捡垃圾的老人,穿的衣衫破烂,住的是一座危房,皮肤黑黝黝的,浑身上下就只见他那双大大的眼睛,嘴巴常常是呈“O"形。人们叫他王大爷。

一天,王大爷急匆匆地向家跑,在路上,他左顾右盼,头还不时地向后转。回到家后,气喘吁吁的他还没等老伴说话,自己就悄悄地对老伴说:“老伴,我捡到一个钱包......”老伴听到,顿时心跳加快,他俩小心翼翼地打开钱包:花花绿绿的钱让他俩眼花缭乱,里面还夹着几张硬硬的卡片。

王大爷吞吞吐吐地对老伴说:“老伴,我,我觉得,咱不该得这钱。”

老伴眼直勾勾地盯着这钱,皱巴巴的手抚摸着,又抬头看看王大爷的身体,看看那留着小缝的窗户,再看看整个房间......

王大爷又对老伴说:“老伴,这是不义之财,我觉得咱不该得这钱,咱应靠劳动吃饭。”

老伴缓过神来,片刻,她什么也没说,老伴小心地把钱包好,放回皮包里,拿着皮包给了王大爷。王大爷用胸口紧紧贴着皮包,走出了家门。

在公园的一个长椅旁出现了王大爷的身影,寒风中,王大爷黑黝黝的脸变红了,他看着每一位行人,只盼得能找出一位表情着急之人。夕阳西下,王大爷的影子拉得很长,但他还没找到。

王大爷失望地走时,猛得发现前面是电视台,他想:我能登广告啊。但一听说广告费要500元时,又摸摸自己的口袋,只有皱巴巴的10元钱,王大爷就心灰意冷了。但是,电视台领导被王大爷的行为感动,决定免费为王大爷登广告。   xz5亲子资源网

晚上,电视上出现了王大爷,也出现了那个皮包。第二天,听说钱包已被领走,失主要给王大爷6000元作为感谢,王大爷一分也没要。

在大街上,一个衣衫破烂,背着蛇皮袋捡垃圾的老人又出现了,他就是王大爷。行人路过他时,都会肃然起敬。

也许,这就是王大爷的生活吧。xz5亲子资源网

-----------------

很多年前的一幕总是浮现在我的眼前。

那时我还在念书。一个午后,我和几位学生干部站在一栋楼房的角落里,张罗一次募捐活动。我们把放大的黑白照片贴在一块长长的红布上。相片上,那些用木棍撑着墙壁的教室,以及把砖头当作桌椅的孩子们在秋风中冷得发抖。

那时,我们没有在意一个靠拾垃圾为生的老头的到来。学校西三食堂前的路旁放着几只超负荷的垃圾桶,我们每次掩鼻而过时,总看到这个老头专注的用铲子或者手翻腾着什么。久而久之,我们便很厌恶这个蓄着一撮白胡子的老头。

他佝偻着身子,很吃力的背着脏兮兮的尼龙袋从我们面前走过。忽然,他停下来,在那块红布前站定。他眯着眼很仔细地瞧着照片,很久才移向另一张。

我们不禁哑然失笑。一旁的伟子拽拽我的衣袖:小心点,别不留神让他把捐赠的几件衣服当垃圾检跑了!

我笑笑,低头清理那少得让人脸红的捐款。突然,我感觉眼前有什么东西在晃动。老人不知何时已来到了我的面前,一直像老松树皮一样的手颤抖着递过来一元钱!

当我回过身来时他已经把钱放到了桌上,然后摆摆手,像完成了一个伟大使命似地离开了……

我仍呆呆地站着。望着他佝偻着远去的背影,一股莫名的敬意从心底缓缓流过。这位或许因为贫穷而名字都被淡忘的老人,却记得用生命里流淌着的朴实血脉,承担起被许多人冷漠地认为是义务的一点责任!

我心中的种种谜团像中了魔力般地被解开——在我们只用华丽的文字呼唤觅食的爱的时候,却让多少珍贵的东西从自己的后花园中丢失。

平常,老人弯腰拾起的,仅仅是我们丢弃的垃圾吗?

第5篇:老人捡垃圾,可能是“心病”

健康生活 ? 心理牧场

现 实 生 活 中我 们 常 常看 到 这

癖 ” ,或 者 还 出 现 其 他 奇 怪 癖

至将 情 感 倾 注 在 这 些 “ 品 ” 之  藏

样的老人 ,他们衣食无忧 ,却喜  好 ,很可能是患有 功能性心理障  上 ,不让别人抛舍清理 ,成为别  碍。   人眼里不可理喻的怪癖一族 。   他 们 捡 来 的 垃圾 ,却 不 出售 ,而  专家分析说 ,这些奇怪癖 好

欢天天在外 日晒雨淋地捡垃圾 。

如何走 出 “ 是全部 “ 保存”起来 , “ 以备不  的 出现 与人 的社 会 背 景 和 生 活 习 心病”   时之 需 ” 。 这 样 的 行 为往 往 危 害  惯有关 。如今 的老年人都是从 旧  如果 发 现 家 中的 老 人 突 然 出

自己和家人 的健康 ,还给邻里 、   社 会 过来 的 ,经 历 了那 些 吃不  社会造成不好影 响 ,而他们 自己   饱 、穿不暖 的岁月 ,面对现代社  对于这样的变化却浑然不知 ,仍  会经济 的繁荣 ,难免就会有些不  然我 行我 素 。   适 应 。 当他 们 看 到还 能 用 的 电

专 家称 ,其实这都是老年心  理疾病在作祟。

器 、衣 物 等 日用 品 还 没 有 坏便 已

现 特 别 的怪 癖 ,如对 鸟 、猫 等 宠

物或某些物品突然间特别喜欢 ,   或者喜欢捡 垃圾 收藏等 ,就应该

加 强 对 老 人 的关 怀 ,多 与老 人 沟  通 交 流 ,多 让 老 人 外 出走 动 , 呼

经被淘汰 、扔掉时 ,便会心生疼  吸 新 鲜 空 气 ,接 触 新 鲜 人 、事 ,   惜 ,看不惯 ,又无法 “ 阻止” ,   必要 时尽快带老人到医院检查 。

因 为这 可 能 是 患 某 种 疾 病 或 者 患

捡垃圾 背后的心理 因素

心 理 医生 认 为 :社 会 上 ,像

只好把它们捡回家中 “ 收藏” ,

能有 用 。

认为这些 东西 ,将来总有一天可  病 前 的预 兆 ,要 趁 早 防 止 老人 出  现心理障碍引发精神性疾病。-

编 辑/ 若婕 x _uj @13tm  徐 u ro e 6. i o

郭伯这样爱拾垃圾 ,收集旧物 、   脏物 的人为数不少 ,特别是老年

久而久之 ,由于寂寞 ,老人

人 。他 们 这种 爱 捡 垃圾 的 “ 怪  就会 以捡 拾 这些 垃 圾 为乐 ,甚

远离失眠 开启健康 人生

20 年 ,荣获 “ 00 九五”国家重点 攻关项 目的 “ 电刺  激小脑顶核 ( N 启 动中枢神经源性神经保护治疗失  F S) 眠症”项 目终 于揭开 了神秘 面纱 。在该项 目的成果汇  报 会上 ,与会专 家 中国工程 院王正 国院 士 、中国科学  院吴建屏 院士及 众多 专家教 授纷纷 表示 “ 该研 究成果  为国 内领 先 ,其 中部分 主要

内容 为国际 首创 ,其整体  研 究成果达到 了国际先进水平” 。   2 0 年 ,重庆 医科大 学第一 附属 医 院 、第 三军 医  05 大 学 大坪 医院 等三 甲医院采 用该 治疗 仪对 5 0 中重  0名 度 失 眠患 者治 疗后 发现 , “ 多数 的患者 在3 7 内    大 —天 会 改掉 每 晚必 服安 眠药 入睡 的 习惯 ,其余 患者 在 1 2 —  个 月 内症 状 明显改善 ” 。产 品很快 获得 了国 家级发 明

专利保 护 以及国 家食品 药品监 督 管理 局唯 一曲 “ 准字  号”认 证。2 0 年 ,第 一代 医用型产 品正式 获 国家药  07 监局批 准上市 。2 0 年 ,应广大 患者 强烈要求 ,失眠  08 治疗仪 的研 发机构重 庆海坤 医疗 经过 一年 的努力 ,开  发出家用型产品 ,并正式命名为 “ 依梦E 一 0 A失眠治  S 10 疗仪 ” 通过 治疗 ,目前绝 大部 分患 者 已经 不再依 赖    安眠药 .且 “ 入睡快 、深 度睡 眠时间 长 、不 易惊 醒 、   精神状 态好 、记忆力 有 明显 的加 强” 。有 了专家及 患  者 的肯定 ,企业 有 了信心 ,2 1 年 , “ 0O 依梦 ”正式 起  航 ,它将 为越 来越多的失眠患者 带去康复的希望。   登陆 国家 药监局 网站 :WW s ag vC 在右 下角  W.d .o .B “ 医疗器械”栏输 入 “ 失眠治疗 仪”查询

“ 依梦——失眠”全国免费救助热线 :40O一688—2560   订 购 电话 :023— 61 59 68   6 0. 68 882 8. 68 42 633 502 网址 :W11 .g ak nc r    NNz h iu . n o

72 2 01 】  0 .(  11 上 ◆欢迎邮 《 购 家庭医 O 9 药2 O年增值合订本 》.邮 购每套4. 含挂号赘)   8 元( 8 。◆

第6篇:捡垃圾袋的老人

s H I   Q I N G   G U   s H I 留固

抢 垃圾 袋   先/ 、

●陈 克起

_

u.

蔡玫 香是个 孝顺 的媳 妇 。她 带  手刚 要看个 究竟 ,没想 到蔡玫 香却  婆婆去 医院检 查身体 ,却 没把 结果  把病 历本装 进一 个空垃 圾袋并 随手  告诉婆婆 。婆婆 就天 天过 来 问,蔡  把垃圾袋放到 门外楼梯边 ,说 :“ 这  玫 香被缠 得没 办法 了 ,只 好拿 出病  病 历本 都 写满 了,下次 去换个 新的

历 本 ,告诉婆 婆一切 正常 。婆婆伸  吧 。而 且这 上面 医生写 的字龙 飞风

Ql NG GU   SH   篷固趣  s H

舞 ,你 也看 不懂 。”等婆

个箭 步冲 到老头跟 前 ,夺 过病 历

婆 走 后 , 蔡 玫 香 突 然 想 起  本 训斥 道 :“ 捡破烂 的,快走 ,不 许

病 历 本 里 还 夹 着 张 购 物  在 这 里 乱 翻 。 ” “ 我 不 是 捡 破 烂

卡 , 她 赶 紧 拉 开 门 , 没 想 到 垃 圾 袋   的 。”老头 分辩道 。蔡玫香 把手 一

却不翼而 飞 了。蔡玫 香一下 就慌起  伸 ,说 :“ 快 把购 物 卡 还给 我 。 ”   来 ,这倒 不是 因为购 物卡 ,而是那  “ 购物 卡 ?”老头 摇摇头 , “ 我 没

本 病 历 本 。她 之 所 以 不 敢 告 诉 婆 婆   看 见 。 ”就在 这时 ,蔡玫 香看 到走

实情 ,是因为 婆婆 患上 了轻度 抑郁  过 来 一 个 年 轻 女 子 , 她 知 道 这 女 子

症 , 整 天 沉 默 寡 言 不 说 一 句 话 。 医  叫柳絮 ,和她 同住 一栋楼 。柳絮 用

生说这种 病最 好不要 让病人 知道 ,

手 一指老头 ,问蔡玫香 :“ 这 是我爸

免得有心 理 负担 ,对 治疗不 利 。眼  爸 ,昨 天才接 过来 的 ,他做 错什 么

下 病 人 若 不 及 时 治 疗 ,还 有 恶 化 的  事 了吗 ?”葜玫香没好气地答 :“ 好

危险 。蔡玫香 本想等 在外地 出差 的  好 管 管 你 爸 爸 , 别 叫他 到 处翻 垃  丈夫 回来后再 商量这 件事 ,可没想  圾 ,这 个 习惯不好 。 ”说 完 ,她 也

‘ 一

到 婆 婆 天 天 过 来 催 问 , 她 刚 才 也 是  不要购 物卡 了 ,赶 紧拉着 婆婆 离开

情 急 之 下 才 把 病 历 本 扔 进 垃 圾 袋  了。   里 。 蔡 玫 香 急 忙 奔 到 窗 前 往 外 一  送 走 婆 婆 , 蔡玫 香 越 想 越 生

看 , 只 见 一 个 六 十 岁 左 右 的 老 头 和  气 ,丢 了购 物卡倒 是小 事 ,要 是事

婆婆一 前一后 刚从楼 洞里 出来 ,老  情 露馅 就麻 烦 了,那婆婆 心里还 不  头手里提 着几 个垃 圾袋 ,不用 问,   得跟压 座大 山一样

难受 ?这都怪 柳  肯定 是这个捡 破烂 的老头把 她 刚才  絮爸 ,现在 小区人 员复杂 ,时 常有  放在 门 口的垃 圾袋捡 走 了。蔡玫 香  小 偷 小 摸 的事 发 生 ,柳 絮 爸 会 不  冲下楼 ,看见 老头把 垃圾袋 往垃圾  会 ……蔡玫 香不敢 想下 去了 ,当即  桶里扔 ,也许 是装病 历本 的垃圾 袋  敲开柳 絮家 的 门。柳絮 一看是 蔡玫  太轻 了,被风 吹到 垃圾桶 外 ,病 历  香 ,脸 一沉 ,伸手 递过 来一张购 物  本也滑 了出来 。老 头好奇地 弯腰捡  卡 ,说 :“ 我爸翻遍 了整个垃圾桶才  起 ,边翻边念 :“ 张荣兰 。 ”蔡玫香  找到 的 ,他 已经被 你气走 了。”这

看见 刚走 过 去没几 步的婆 婆听 到声  倒是 蔡玫香 没想到 的 ,她 是个 急脾

音停住并扭头 问老头 :“ 我就是张荣  气 ,刚才 的火气确 实大 了点 ,她 赶  兰 ,可我并 不认识 你啊 ? ”蔡玫 香  紧道 歉 ,柳 絮 的脸 色这 才缓和 了一

S H I   Q I N G   G U   S H I 簪固 镦

从今 天 开始 ,把你  些 。她 告 诉 蔡玫 香 ,她 妈 妈 走 得  说 :“ 早 ,她怕爸 爸一个 人太 孤单 ,就把  婆婆 接 到你 家 , 我也 把

爸 爸 接 过 来 小 住 , 没 想 到 才 住 了一  我爸 接 过 来 。 每 天 早 上

天 ,就发 生了不愉 快 的事 。蔡玫香  六点钟 ,叫你 婆婆 在咱住 的楼从 上

听 , 脸 上 顿 时 掠 过 一 丝 惊 喜 ,嘴  到 下 走 一 趟 , 看 见 谁 家 门 口有 垃 圾

里 却 说 :“ 我要当面给你爸道歉 。”

袋 ,就捡 起来 扔到 垃圾桶 里 ,不 出

柳絮摆 摆手 ,可 蔡玫香 非要坚 持 当

面 道歉 不 可 。

个 月 , 两 个 老 人 就 混 熟 了 ,好 感

也就慢 慢建立起 来 了。 ”这 是什 么

第 二天 一大早 ,蔡 玫香就 提着  怪 方法 ?蔡玫 香刚 要 问清 楚一 点,

礼物跟 柳絮 去 了柳 絮爸 的家 。柳絮  柳 絮看 见爸爸 提着 鸟笼要 去遛 鸟 , 爸 冷 着 脸 不 欢 迎 她 ,蔡 玫 香 一 进  她冲 蔡玫香一摆手道 :“ 别问那么多

屋 ,就 先 把 屋 里 打 量 一 番 ,房 子 虽  了,赶紧分头准备 吧。”

旧 ,但 却收 拾得井 井有 条 。她 满意

蔡玫 香虽满 腹狐 疑 ,但 还是 来

‘ n

地 点点头 ,然后把 柳絮 拉 出门 ,急  到婆婆 家 ,可 任凭她 说破 了嘴 ,婆  急地说 :“ 我想 让我婆婆跟你爸重新  婆 就 是 不 肯 到 她 家 去 住 。 蔡 玫 香 只

组成 一个家 庭 ,这 样他 们就 有伴说  好 把这件 事 打 电话 告诉丈 夫 ,蔡玫

话 了,你 同意不 ? ”原 来

,昨天 当  香的丈 夫举 双手赞 成 ,不 过 ,他 也  蔡玫香 一听 说柳絮 爸一 个人住 ,她  没请 得动 老太太 。蔡玫香没 敢把 这  就 有 了这个 想法 。柳絮 爸能翻 遍整  个 情况 告诉柳 絮 ,她 想先 实地验 证  个 垃圾 桶找 出购物 卡 ,可见 是个心

下柳 絮那个 怪方法 是否 管用 。于

地 善 良的 老 头 ,她 借 登 门 道 歉 之  是 ,第 二天六 点不 到她就跑 到顶楼  名 ,其 实是 实地考 察 。柳絮一 拍 巴  假 装锻炼 身体 ,七层 楼十 四家 ,共  掌 ,高 兴 地说 :“ 我 也 早 就 有此 想  有 六家把 隔夜 的垃圾 袋放在 门口。   法 ,苦 于我爸 爸身 边没 合适 的,所  不 一会 儿 ,就看 见柳 絮爸 上到顶楼  以才让 他换 个环境 。”两 个 女人一  来 了 ,他 提起 垃圾袋 就下楼 ,边 下  拍即合 ,可蔡玫香又担心起来 :“ 我  楼 边捡 ,把这 六家 的垃圾袋 全部 丢  昨天把 你爸 得罪 了 ,他 能答 应这 门  进 垃圾桶 里 ,然后 一路小 跑锻炼 身  亲事 吗 ?” “ 我爸 从不 记仇 。只要  体 去 了。这 一切 ,蔡玫香 都看在 眼

你 按 我 的方 法 去 做 , 这 事 就 有 希  里 ,她越 发看 不 明 白了。等再 次看

望 。 ”蔡 玫 香 直 点 头 , 柳 絮 接 着  见柳 絮时,柳 絮也不瞒她 :“ 这是我

‘ 一

QI NG   GU  S H   匿固 鼠9  s H

爸 多年养成的 习惯 ,他 每  婆 。但 千万不 能说 出咱们 的真 实 目   天 早 晚 两 次 自愿 清 理各 家  的 ,要 是被我 婆婆 知道 了,非用 棍

门 口的 垃 圾 袋 ,用 他 的话  子把 你 爸 赶 出来 不 可 。 ”

说是这 样做有 三大好 处 ,一 来上 下

两人 商量 妥当后 ,分 头行动 。

爬楼可 以锻炼 身体 ,二来可 以美 化  蔡 玫 香 好 说 歹 说 ,婆 婆 才 勉 强 同 意  楼道环 境减少 污染 。” “ 还 有第三  暂时让 柳絮爸 住一段 时间 。虽然 蔡  个好处 呢 ?”蔡玫香 问 。柳 絮一摊  玫香 同意让柳 絮爸住 进婆 婆家 ,可

手 , 说 :“ 我 也 不 知 道 ,我 爸 没跟 我  她 还 是 有 顾 虑 的 。俗 话 说 得 好 ,人

说 。 ”她 把 话锋 一 转 , 问蔡玫 香 :

心隔肚皮 ,毕 竟她对 柳絮爸 还不 是  怎么 向丈夫交代 ?

“ 怎 么 没 看 见 你 婆 婆 ? ”蔡 玫 香 这  十 分 了解 ,万 一 婆 婆 吃 了亏 , 她 可

才 把 实 情 说 了 , 柳 絮 叹 了 口气 ,

说:“ 就算咱俩想撮合 ,总得让他们

所 以,当天 晚上 ,蔡玫 香就过  有接 触 的机 会呀 。 ”蔡玫香突 然眼  来 陪

婆婆 睡 。她发现柳 絮爸 一大早  前一亮 ,说 :“ 我婆婆不来 ,可 以让  就 跑到楼 道捡垃 圾袋 ,婆婆住 的这  你 爸住 过 去 呀 。 ”柳 絮 反 问一 句 :   栋楼 家家 都有把 隔夜垃 圾袋放 在外

..

“ 你 想包 办 ?” “ 不 是。 ”蔡 玫香  面 的 习惯 ,一 趟 根 本 拎 不 完 , 柳 絮

解释 说 , “ 让你爸 住 到我婆婆 家 ,   爸 就上下 来回 跑 。蔡玫 香一看 机会  当然 得有让 人信 服的理 由 。我 可 以  来 了,就试探 性地对婆 婆说 :“ 妈,   这样 对我婆 婆说 ,就说 你爸是 我远  要 不 ,你 去 给 我 表 叔 搭 把 手 吧 ? ”   房表 叔 ,有 儿有 女 ,可 都不孝顺 ,   婆婆摇头道 :“ 我才不去呢 ,你表叔  眼下 又遇上 房子拆 迁 ,暂时没 了住  那 是 吃饱 撑 的 , 谁 家 的 垃 圾 谁 家  的地 方 ,我 实在看 不下 去就把表 叔  丢 ,他干吗要多管闲事 ?”   接过来 。”柳絮没把握地 问:“ 你婆

第 二 天 晚 上 , 蔡 玫 香 又 来 陪

婆能 同意我爸 住进 去吗 ?” “ 虽 说  睡 。可让她 想不 到的是 ,才一 天时  我是 儿媳妇 ,可婆婆 早 已把我 当女  间 ,婆婆竟 然跟着 柳絮爸 一起捡 垃  儿看 ,我的 话还是 管用 的。倒是 你  圾袋 了。她 瞅个婆 婆不在 场 的空当

用 什 么 理 由让 你 爸 同 意 ? ” 柳 絮 想  问柳絮爸 :“ 你用 了什 么妙招说服我

了半天 ,也没想 出个 好理 由,蔡 玫  婆婆的?”   香就帮她出主意 :“ 不如这样 ,就对

开始 ,柳絮爸 不想 说 ,可 在

你爸 实 话 实 说 ,让 他 去 开 导 我 婆  蔡玫 香的一 再追 问下 ,他 这才 告诉

SHl   Ql NG GU

s H ? 雹霸 镦9

蔡玫香 实情 。十几年 前 的一天 ,柳  他 搬 过 来 住 , 当 时 我 还

絮 妈 去 上 夜 班 , 一 不 小 心 被 别 人 放  蒙 在 鼓 里 , 可 自 打 知 道

在 门 口的垃圾袋 绊倒 了 ,头重重 地  柳 絮 爸 捡 垃 圾 袋 的 真 正  撞 在墙 上, 当时 因为赶着 上班 ,而  原 因后 ,我 就觉 得他 是个值得 相交

且 也 觉 得 没 什 么 大 碍 , 她 就 坚 持 上  的 好 人 。 也 就 是 那 个 时 候 ,柳 絮 爸    班 去 了 。谁 知 临 下 班 的 时 候 ,她 突  把 实 情 都 告 诉 了 我 。”

然 头痛欲裂 晕倒 了,被送 到医 院检  没把 柳絮 妈去世 的实 情告诉 女儿 ,

既然 两位 老人 互相看 中 了,蔡  罗起来 。可 在婚 房的 问题 上 ,两位

查 , 医 生 说 来 得 太 晚 了 … … 柳 絮 爸   玫 香 和 柳 絮 就 开 始 为 他 俩 的婚 事 张  是 不 想 让 她

因 此 产 生 怨 恨 感 。 最  老 人 却 产 生 了 分 歧 。蔡 玫 香 婆 婆 坚

后 ,柳絮爸 说 :“ 我没权 力不 让别人  持要把 婚房 落在她 这里 ,而柳 絮爸  把 垃 圾 袋 放 在 自家 门 口 ,我 能 做  则坚持 要把婚 房落在 他那 里 。蔡玫  的,就是尽 我最 大 的能力 ,天天把  香知道 柳絮爸 这样 做 的真 实 目的是

这 些 垃 圾 袋 扔 进 垃 圾 桶 里 , 避 免 悲  为 了兑现他 的承诺 ,而婆 婆 的坚持

剧再 次发 生 。我 把这个 情况 告诉你  也 有 她 自 己 的 道 理 , 她 不 想 让 柳 絮

婆 婆 后 , 她 的 观 念 一 下 就 转 变  爸活在 以前 的阴影 里 。蔡玫香 动情

了。”

‘ , l

地对柳絮爸说 :“ 爸 ,您年纪大 了,

罄   打 这 以后 , 蔡 玫 香 晚 上 再 也 不  腿脚 也 不灵活 了 ,为 了我 妈后 半辈

过来 陪婆婆 睡 了,但 白天一 有空就  子 的 幸 福 ,求 您 以后 别 再 去 捡 垃 圾  来 ,她 发现 婆婆 开始变 得有 说有笑  袋 了 。 ” 柳 絮 爸 左 右 为 难 起 来 , 蔡

起 来 , 跟 柳 絮 爸 进 进 出 出 , 俨 然 一  玫 香接着 说 :“ 您 不捡 了,还有我,

家人般。

我来接 替您 的工作 。 ”柳 絮也 附和

半年后 ,蔡玫 香 的婆婆 恢复 了  道 :“ 对 ,还有 我。”两位老人互相  健康 。这天 中午 ,蔡玫 香拉着柳 絮  看 了看 ,欣 慰 地 说 :“ 我们 确 实 老

起来 到两 位老人 面前 ,她把 话挑  了,捡不 动 了。你们 愿意 把这个 习

明 了,两位 老人 并不吃 惊 ,这 让蔡  惯 接力 下去 ,我们就 放心 了 。从 明  玫香和柳絮都很意外 :“ 莫非 ,我们  天开始 ,我们 正式退休 。”   的计划早就被识破 了?”   婆婆 拉过 蔡玫 香 的手 ,动 情地  说 :“ 当初 ,你 说你表 叔很可怜 ,让

( 发稿编 辑/ 苏 朝 插 图/ 卢仲 坚 )

os H I   Q I N G   G U   s H I 留固

抢 垃圾 袋   先/ 、

●陈 克起

_

u.

蔡玫 香是个 孝顺 的媳 妇 。她 带  手刚 要看个 究竟 ,没想 到蔡玫 香却  婆婆去 医院检 查身体 ,却 没把 结果  把病 历本装 进一 个空垃 圾袋并 随手  告诉婆婆 。婆婆 就天 天过 来 问,蔡  把垃圾袋放到 门外楼梯边 ,说 :“ 这  玫 香被缠 得没 办法 了 ,只 好拿 出病  病 历本 都 写满 了,下次 去换个 新的

历 本 ,告诉婆 婆一切 正常 。婆婆伸  吧 。而 且这 上面 医生写 的字龙 飞风

Ql NG GU   SH   篷固趣  s H

舞 ,你 也看 不懂 。”等婆

个箭 步冲 到老头跟 前 ,夺 过病 历

婆 走 后 , 蔡 玫 香 突 然 想 起  本 训斥 道 :“ 捡破烂 的,快走 ,不 许

病 历 本 里 还 夹 着 张 购 物  在 这 里 乱 翻 。 ” “ 我 不 是 捡 破 烂

卡 , 她 赶 紧 拉 开 门 , 没 想 到 垃 圾 袋   的 。”老头 分辩道 。蔡玫香 把手 一

却不翼而 飞 了。蔡玫 香一下 就慌起  伸 ,说 :“ 快 把购 物 卡 还给 我 。 ”   来 ,这倒 不是 因为购 物卡 ,而是那  “ 购物 卡 ?”老头 摇摇头 , “ 我 没

本 病 历 本 。她 之 所 以 不 敢 告 诉 婆 婆   看 见 。 ”就在 这时 ,蔡玫 香看 到走

实情 ,是因为 婆婆 患上 了轻度 抑郁  过 来 一 个 年 轻 女 子 , 她 知 道 这 女 子

症 , 整 天 沉 默 寡 言 不 说 一 句 话 。 医  叫柳絮 ,和她 同住 一栋楼 。柳絮 用

生说这种 病最 好不要 让病人 知道 ,

手 一指老头 ,问蔡玫香 :“ 这 是我爸

免得有心 理 负担 ,对 治疗不 利 。眼  爸 ,昨 天才接 过来 的 ,他做 错什 么

下 病 人 若 不 及 时 治 疗 ,还 有 恶 化 的  事 了吗 ?”葜玫香没好气地答 :“ 好

危险 。蔡玫香 本想等 在外地 出差 的  好 管 管 你 爸 爸 , 别 叫他 到 处翻 垃  丈夫 回来后再 商量这 件事 ,可没想  圾 ,这 个 习惯不好 。 ”说 完 ,她 也

‘ 一

到 婆 婆 天 天 过 来 催 问 , 她 刚 才 也 是  不要购 物卡 了 ,赶 紧拉着 婆婆 离开

情 急 之 下 才 把 病 历 本 扔 进 垃 圾 袋  了。   里 。 蔡 玫 香 急 忙 奔 到 窗 前 往 外 一  送 走 婆 婆 , 蔡玫 香 越 想 越 生

看 , 只 见 一 个 六 十 岁 左 右 的 老 头 和  气 ,丢 了购 物卡倒 是小 事 ,要 是事

婆婆一 前一后 刚从楼 洞里 出来 ,老  情 露馅 就麻 烦 了,那婆婆 心里还 不  头手里提 着几 个垃 圾袋 ,不用 问,   得跟压 座大 山一样

难受 ?这都怪 柳  肯定 是这个捡 破烂 的老头把 她 刚才  絮爸 ,现在 小区人 员复杂 ,时 常有  放在 门 口的垃 圾袋捡 走 了。蔡玫 香  小 偷 小 摸 的事 发 生 ,柳 絮 爸 会 不  冲下楼 ,看见 老头把 垃圾袋 往垃圾  会 ……蔡玫 香不敢 想下 去了 ,当即  桶里扔 ,也许 是装病 历本 的垃圾 袋  敲开柳 絮家 的 门。柳絮 一看是 蔡玫  太轻 了,被风 吹到 垃圾桶 外 ,病 历  香 ,脸 一沉 ,伸手 递过 来一张购 物  本也滑 了出来 。老 头好奇地 弯腰捡  卡 ,说 :“ 我爸翻遍 了整个垃圾桶才  起 ,边翻边念 :“ 张荣兰 。 ”蔡玫香  找到 的 ,他 已经被 你气走 了。”这

看见 刚走 过 去没几 步的婆 婆听 到声  倒是 蔡玫香 没想到 的 ,她 是个 急脾

音停住并扭头 问老头 :“ 我就是张荣  气 ,刚才 的火气确 实大 了点 ,她 赶  兰 ,可我并 不认识 你啊 ? ”蔡玫 香  紧道 歉 ,柳 絮 的脸 色这 才缓和 了一

S H I   Q I N G   G U   S H I 簪固 镦

从今 天 开始 ,把你  些 。她 告 诉 蔡玫 香 ,她 妈 妈 走 得  说 :“ 早 ,她怕爸 爸一个 人太 孤单 ,就把  婆婆 接 到你 家 , 我也 把

爸 爸 接 过 来 小 住 , 没 想 到 才 住 了一  我爸 接 过 来 。 每 天 早 上

天 ,就发 生了不愉 快 的事 。蔡玫香  六点钟 ,叫你 婆婆 在咱住 的楼从 上

听 , 脸 上 顿 时 掠 过 一 丝 惊 喜 ,嘴  到 下 走 一 趟 , 看 见 谁 家 门 口有 垃 圾

里 却 说 :“ 我要当面给你爸道歉 。”

袋 ,就捡 起来 扔到 垃圾桶 里 ,不 出

柳絮摆 摆手 ,可 蔡玫香 非要坚 持 当

面 道歉 不 可 。

个 月 , 两 个 老 人 就 混 熟 了 ,好 感

也就慢 慢建立起 来 了。 ”这 是什 么

第 二天 一大早 ,蔡 玫香就 提着  怪 方法 ?蔡玫 香刚 要 问清 楚一 点,

礼物跟 柳絮 去 了柳 絮爸 的家 。柳絮  柳 絮看 见爸爸 提着 鸟笼要 去遛 鸟 , 爸 冷 着 脸 不 欢 迎 她 ,蔡 玫 香 一 进  她冲 蔡玫香一摆手道 :“ 别问那么多

屋 ,就 先 把 屋 里 打 量 一 番 ,房 子 虽  了,赶紧分头准备 吧。”

旧 ,但 却收 拾得井 井有 条 。她 满意

蔡玫 香虽满 腹狐 疑 ,但 还是 来

‘ n

地 点点头 ,然后把 柳絮 拉 出门 ,急  到婆婆 家 ,可 任凭她 说破 了嘴 ,婆  急地说 :“ 我想 让我婆婆跟你爸重新  婆 就 是 不 肯 到 她 家 去 住 。 蔡 玫 香 只

组成 一个家 庭 ,这 样他 们就 有伴说  好 把这件 事 打 电话 告诉丈 夫 ,蔡玫

话 了,你 同意不 ? ”原 来

,昨天 当  香的丈 夫举 双手赞 成 ,不 过 ,他 也  蔡玫香 一听 说柳絮 爸一 个人住 ,她  没请 得动 老太太 。蔡玫香没 敢把 这  就 有 了这个 想法 。柳絮 爸能翻 遍整  个 情况 告诉柳 絮 ,她 想先 实地验 证  个 垃圾 桶找 出购物 卡 ,可见 是个心

下柳 絮那个 怪方法 是否 管用 。于

地 善 良的 老 头 ,她 借 登 门 道 歉 之  是 ,第 二天六 点不 到她就跑 到顶楼  名 ,其 实是 实地考 察 。柳絮一 拍 巴  假 装锻炼 身体 ,七层 楼十 四家 ,共  掌 ,高 兴 地说 :“ 我 也 早 就 有此 想  有 六家把 隔夜 的垃圾 袋放在 门口。   法 ,苦 于我爸 爸身 边没 合适 的,所  不 一会 儿 ,就看 见柳 絮爸 上到顶楼  以才让 他换 个环境 。”两 个 女人一  来 了 ,他 提起 垃圾袋 就下楼 ,边 下  拍即合 ,可蔡玫香又担心起来 :“ 我  楼 边捡 ,把这 六家 的垃圾袋 全部 丢  昨天把 你爸 得罪 了 ,他 能答 应这 门  进 垃圾桶 里 ,然后 一路小 跑锻炼 身  亲事 吗 ?” “ 我爸 从不 记仇 。只要  体 去 了。这 一切 ,蔡玫香 都看在 眼

你 按 我 的方 法 去 做 , 这 事 就 有 希  里 ,她越 发看 不 明 白了。等再 次看

望 。 ”蔡 玫 香 直 点 头 , 柳 絮 接 着  见柳 絮时,柳 絮也不瞒她 :“ 这是我

‘ 一

QI NG   GU  S H   匿固 鼠9  s H

爸 多年养成的 习惯 ,他 每  婆 。但 千万不 能说 出咱们 的真 实 目   天 早 晚 两 次 自愿 清 理各 家  的 ,要 是被我 婆婆 知道 了,非用 棍

门 口的 垃 圾 袋 ,用 他 的话  子把 你 爸 赶 出来 不 可 。 ”

说是这 样做有 三大好 处 ,一 来上 下

两人 商量 妥当后 ,分 头行动 。

爬楼可 以锻炼 身体 ,二来可 以美 化  蔡 玫 香 好 说 歹 说 ,婆 婆 才 勉 强 同 意  楼道环 境减少 污染 。” “ 还 有第三  暂时让 柳絮爸 住一段 时间 。虽然 蔡  个好处 呢 ?”蔡玫香 问 。柳 絮一摊  玫香 同意让柳 絮爸住 进婆 婆家 ,可

手 , 说 :“ 我 也 不 知 道 ,我 爸 没跟 我  她 还 是 有 顾 虑 的 。俗 话 说 得 好 ,人

说 。 ”她 把 话锋 一 转 , 问蔡玫 香 :

心隔肚皮 ,毕 竟她对 柳絮爸 还不 是  怎么 向丈夫交代 ?

“ 怎 么 没 看 见 你 婆 婆 ? ”蔡 玫 香 这  十 分 了解 ,万 一 婆 婆 吃 了亏 , 她 可

才 把 实 情 说 了 , 柳 絮 叹 了 口气 ,

说:“ 就算咱俩想撮合 ,总得让他们

所 以,当天 晚上 ,蔡玫 香就过  有接 触 的机 会呀 。 ”蔡玫香突 然眼  来 陪

婆婆 睡 。她发现柳 絮爸 一大早  前一亮 ,说 :“ 我婆婆不来 ,可 以让  就 跑到楼 道捡垃 圾袋 ,婆婆住 的这  你 爸住 过 去 呀 。 ”柳 絮 反 问一 句 :   栋楼 家家 都有把 隔夜垃 圾袋放 在外

..

“ 你 想包 办 ?” “ 不 是。 ”蔡 玫香  面 的 习惯 ,一 趟 根 本 拎 不 完 , 柳 絮

解释 说 , “ 让你爸 住 到我婆婆 家 ,   爸 就上下 来回 跑 。蔡玫 香一看 机会  当然 得有让 人信 服的理 由 。我 可 以  来 了,就试探 性地对婆 婆说 :“ 妈,   这样 对我婆 婆说 ,就说 你爸是 我远  要 不 ,你 去 给 我 表 叔 搭 把 手 吧 ? ”   房表 叔 ,有 儿有 女 ,可 都不孝顺 ,   婆婆摇头道 :“ 我才不去呢 ,你表叔  眼下 又遇上 房子拆 迁 ,暂时没 了住  那 是 吃饱 撑 的 , 谁 家 的 垃 圾 谁 家  的地 方 ,我 实在看 不下 去就把表 叔  丢 ,他干吗要多管闲事 ?”   接过来 。”柳絮没把握地 问:“ 你婆

第 二 天 晚 上 , 蔡 玫 香 又 来 陪

婆能 同意我爸 住进 去吗 ?” “ 虽 说  睡 。可让她 想不 到的是 ,才一 天时  我是 儿媳妇 ,可婆婆 早 已把我 当女  间 ,婆婆竟 然跟着 柳絮爸 一起捡 垃  儿看 ,我的 话还是 管用 的。倒是 你  圾袋 了。她 瞅个婆 婆不在 场 的空当

用 什 么 理 由让 你 爸 同 意 ? ” 柳 絮 想  问柳絮爸 :“ 你用 了什 么妙招说服我

了半天 ,也没想 出个 好理 由,蔡 玫  婆婆的?”   香就帮她出主意 :“ 不如这样 ,就对

开始 ,柳絮爸 不想 说 ,可 在

你爸 实 话 实 说 ,让 他 去 开 导 我 婆  蔡玫 香的一 再追 问下 ,他 这才 告诉

SHl   Ql NG GU

s H ? 雹霸 镦9

蔡玫香 实情 。十几年 前 的一天 ,柳  他 搬 过 来 住 , 当 时 我 还

絮 妈 去 上 夜 班 , 一 不 小 心 被 别 人 放  蒙 在 鼓 里 , 可 自 打 知 道

在 门 口的垃圾袋 绊倒 了 ,头重重 地  柳 絮 爸 捡 垃 圾 袋 的 真 正  撞 在墙 上, 当时 因为赶着 上班 ,而  原 因后 ,我 就觉 得他 是个值得 相交

且 也 觉 得 没 什 么 大 碍 , 她 就 坚 持 上  的 好 人 。 也 就 是 那 个 时 候 ,柳 絮 爸    班 去 了 。谁 知 临 下 班 的 时 候 ,她 突  把 实 情 都 告 诉 了 我 。”

然 头痛欲裂 晕倒 了,被送 到医 院检  没把 柳絮 妈去世 的实 情告诉 女儿 ,

既然 两位 老人 互相看 中 了,蔡  罗起来 。可 在婚 房的 问题 上 ,两位

查 , 医 生 说 来 得 太 晚 了 … … 柳 絮 爸   玫 香 和 柳 絮 就 开 始 为 他 俩 的婚 事 张  是 不 想 让 她

因 此 产 生 怨 恨 感 。 最  老 人 却 产 生 了 分 歧 。蔡 玫 香 婆 婆 坚

后 ,柳絮爸 说 :“ 我没权 力不 让别人  持要把 婚房 落在她 这里 ,而柳 絮爸  把 垃 圾 袋 放 在 自家 门 口 ,我 能 做  则坚持 要把婚 房落在 他那 里 。蔡玫  的,就是尽 我最 大 的能力 ,天天把  香知道 柳絮爸 这样 做 的真 实 目的是

这 些 垃 圾 袋 扔 进 垃 圾 桶 里 , 避 免 悲  为 了兑现他 的承诺 ,而婆 婆 的坚持

剧再 次发 生 。我 把这个 情况 告诉你  也 有 她 自 己 的 道 理 , 她 不 想 让 柳 絮

婆 婆 后 , 她 的 观 念 一 下 就 转 变  爸活在 以前 的阴影 里 。蔡玫香 动情

了。”

‘ , l

地对柳絮爸说 :“ 爸 ,您年纪大 了,

罄   打 这 以后 , 蔡 玫 香 晚 上 再 也 不  腿脚 也 不灵活 了 ,为 了我 妈后 半辈

过来 陪婆婆 睡 了,但 白天一 有空就  子 的 幸 福 ,求 您 以后 别 再 去 捡 垃 圾  来 ,她 发现 婆婆 开始变 得有 说有笑  袋 了 。 ” 柳 絮 爸 左 右 为 难 起 来 , 蔡

起 来 , 跟 柳 絮 爸 进 进 出 出 , 俨 然 一  玫 香接着 说 :“ 您 不捡 了,还有我,

家人般。

我来接 替您 的工作 。 ”柳 絮也 附和

半年后 ,蔡玫 香 的婆婆 恢复 了  道 :“ 对 ,还有 我。”两位老人互相  健康 。这天 中午 ,蔡玫 香拉着柳 絮  看 了看 ,欣 慰 地 说 :“ 我们 确 实 老

起来 到两 位老人 面前 ,她把 话挑  了,捡不 动 了。你们 愿意 把这个 习

明 了,两位 老人 并不吃 惊 ,这 让蔡  惯 接力 下去 ,我们就 放心 了 。从 明  玫香和柳絮都很意外 :“ 莫非 ,我们  天开始 ,我们 正式退休 。”   的计划早就被识破 了?”   婆婆 拉过 蔡玫 香 的手 ,动 情地  说 :“ 当初 ,你 说你表 叔很可怜 ,让

( 发稿编 辑/ 苏 朝 插 图/ 卢仲 坚 )

第7篇:捡垃圾袋的老人

蔡玫香是个孝顺的媳妇。她带婆婆去医院检查身体,却没把结果告诉婆婆。婆婆就天天过来问,蔡玫香被缠得没办法了,只好拿出病历本,告诉婆婆一切正常。婆婆伸手刚要看个究竟,没想到蔡玫香却把病历本装进一个空垃圾袋并随手把垃圾袋放到门外楼梯边,说:“这病历本都写满了,下次去换个新的吧。而且这上面医生写的字龙飞凤舞,你也看不懂。”等婆婆走后,蔡玫香突然想起病历本里还夹着张购物卡,她赶紧拉开门,没想到垃圾袋却不翼而飞了。蔡玫香一下就慌起来,这倒不是因为购物卡,而是那本病历本。她之所以不敢告诉婆婆实情,是因为婆婆患上了轻度抑郁症,整天沉默寡言不说一句话。医生说这种病最好不要让病人知道,免得有心理负担,对治疗不利。眼下病人若不及时治疗,还有恶化的危险。蔡玫香本想等在外地出差的丈夫回来后再商量这件事,可没想到婆婆天天过来催问,她刚才也是情急之下才把病历本扔进垃圾袋里。蔡玫香急忙奔到窗前往外一看,只见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头和婆婆一前一后刚从楼洞里出来,老头手里提着几个垃圾袋,不用问,肯定是这个捡破烂的老头把她刚才放在门口的垃圾袋捡走了。蔡玫香冲下楼,看见老头把垃圾袋往垃圾桶里扔,也许是装病历本的垃圾袋太轻了,被风吹到垃圾桶外,病历本也滑了出来。老头好奇地弯腰捡起,边翻边念:“张荣兰。”蔡玫香看见刚走过去没几步的婆婆听到声音停住并扭头问老头:“我就是张荣兰,可我并不认识你啊?”蔡玫香一个箭步冲到老头跟前,夺过病历本训斥道:“捡破烂的,快走,不许在这里乱翻。”“我不是捡破烂的。”老头分辩道。蔡玫香把手一伸,说:“快把购物卡还给我。”“购物卡?”老头摇摇头,“我没看见。”就在这时,蔡玫香看到走过来一个年轻女子,她知道这女子叫柳絮,和她同住一栋楼。柳絮用手一指老头,问蔡玫香:“这是我爸爸,昨天才接过来的,他做错什么事了吗?”蔡玫香没好气地答:“好好管管你爸爸,别叫他到处翻垃圾,这个习惯不好。”说完,她也不要购物卡了,赶紧拉着婆婆离开了。   送走婆婆,蔡玫香越想越生气,丢了购物卡倒是小事,要是事情露馅就麻烦了,那婆婆心里还不得跟压座大山一样难受?这都怪柳絮爸,现在小区人员复杂,时常有小偷小摸的事发生,柳絮爸会不会……蔡玫香不敢想下去了,当即敲开柳絮家的门。柳絮一看是蔡玫香,脸一沉,伸手递过来一张购物卡,说:“我爸翻遍了整个垃圾桶才找到的,他已经被你气走了。”这倒是蔡玫香没想到的,她是个急脾气,刚才的火气确实大了点,她赶紧道歉,柳絮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她告诉蔡玫香,她妈妈走得早,她怕爸爸一个人太孤单,就把爸爸接过来小住,没想到才住了一天,就发生了不愉快的事。蔡玫香一听,脸上顿时掠过一丝惊喜,嘴里却说:“我要当面给你爸道歉。”柳絮摆摆手,可蔡玫香非要坚持当面道歉不可。   第二天一大早,蔡玫香就提着礼物跟柳絮去了柳絮爸的家。柳絮爸冷着脸不欢迎她,蔡玫香一进屋,就先把屋里打量一番,房子虽旧,但却收拾得井井有条。她满意地点点头,然后把柳絮拉出门,急急地说:“我想让我婆婆跟你爸重新组成一个家庭,这样他们就有伴说话了,你同意不?”原来,昨天当蔡玫香一听说柳絮爸一个人住,她就有了这个想法。柳絮爸能翻遍整个垃圾桶找出购物卡,可见是个心地善良的老头,她借登门道歉之名,其实是实地考察。柳絮一拍巴掌,高兴地说:“我也早就有此想法,苦于我爸爸身边没合适的,所以才让他换个环境。”两个女人一拍即合,可蔡玫香又担心起来:“我昨天把你爸得罪了,他能答应这门亲事吗?”“我爸从不记仇。只要你按我的方法去做,这事就有希望。”蔡玫香直点头,柳絮接着说:“从今天开始,把你婆婆接到你家,我也把我爸接过来。每天早上六点钟,叫你婆婆在咱住的楼从上到下走一趟,看见谁家门口有垃圾袋,就捡起来扔到垃圾桶里,不出一个月,两个老人就混熟了,好感也就慢慢建立起来了。”这是什么怪方法?蔡玫香刚要问清楚一点,柳絮看见爸爸提着鸟笼要去遛鸟,她冲蔡玫香一摆手道:“别问那么多了,赶紧分头准备吧。”   蔡玫香虽满腹狐疑,但还是来到婆婆家,可任凭她说破了嘴,婆婆就是不肯到她家去住。蔡玫香只好把这件事打电话告诉丈夫,蔡玫香的丈夫举双手赞成,不过,他也没请得动老太太。蔡玫香没敢把这个情况告诉柳絮,她想先实地验证一下柳絮那个怪方法是否管用。于是,第二天六点不到她就跑到顶楼假装锻炼身体,七层楼十四家,共有六家把隔夜的垃圾袋放在门口。不一会儿,就看见柳絮爸上到顶楼来了,他提起垃圾袋就下楼,边下楼边捡,把这六家的垃圾袋全部丢进垃圾桶里,然后一路小跑锻炼身体去了。这一切,蔡玫香都看在眼里,她越发看不明白了。等再次看见柳絮时,柳絮也不瞒她:“这是我爸多年养成的习惯,他每天早晚两次自愿清理各家门口的垃圾袋,用他的话说是这样做有三大好处,一来上下爬楼可以锻炼身体,二来可以美化楼道环境减少污染。”“还有第三个好处呢?”蔡玫香问。柳絮一摊手,说:“我也不知道,我爸没跟我说。”她把话锋一转,问蔡玫香:“怎么没看见你婆婆?”蔡玫香这才把实情说了,柳絮叹了口气,说:“就算咱俩想撮合,总得让他们有接触的机会呀。”蔡玫香突然眼前一亮,说:“我婆婆不来,可以让你爸住过去呀。”柳絮反问一句:“你想包办?”“不是。”蔡玫香解释说,“让你爸住到我婆婆家,当然得有让人信服的理由。我可以这样对我婆婆说,就说你爸是我远房表叔,有儿有女,可都不孝顺,眼下又遇上房子拆迁,暂时没了住的地方,我实在看不下去就把表叔接过来。”柳絮没把握地问:“你婆婆能同意我爸住进去吗?”“虽说我是儿媳妇,可婆婆早已把我当女儿看,我的话还是管用的。倒是你用什么理由让你爸同意?”柳絮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好理由,蔡玫香就帮她出主意:“不如这样,就对你爸实话实说,让他去开导我婆婆。但千万不能说出咱们的真实目的,要是被我婆婆知道了,非用棍子把你爸赶出来不可。”   两人商量妥当后,分头行动。蔡玫香好说歹说,婆婆才勉强同意暂时让柳絮爸住一段时间。虽然蔡玫香同意让柳絮爸住进婆婆家,可她还是有顾虑的。俗话说得好,人心隔肚皮,毕竟她对柳絮爸还不是十分了解,万一婆婆吃了亏,她可怎么向丈夫交代?   所以,当天晚上,蔡玫香就过来陪婆婆睡。她发现柳絮爸一大早就跑到楼道捡垃圾袋,婆婆住的这栋楼家家都有把隔夜垃圾袋放在外面的习惯,一趟根本拎不完,柳絮爸就上下来回跑。蔡玫香一看机会来了,就试探性地对婆婆说:“妈,要不,你去给我表叔搭把手吧?”婆婆摇头道:“我才不去呢,你表叔那是吃饱撑的,谁家的垃圾谁家丢,他干吗要多管闲事?”   第二天晚上,蔡玫香又来陪睡。可让她想不到的是,才一天时间,婆婆竟然跟着柳絮爸一起捡垃圾袋了。她瞅个婆婆不在场的空当问柳絮爸:“你用了什么妙招说服我婆婆的?”   一开始,柳絮爸不想说,可在蔡玫香的一再追问下,他这才告诉蔡玫香实情。十几年前的一天,柳絮妈去上夜班,一不小心被别人放在门口的垃圾袋绊倒了,头重重地撞在墙上,当时因为赶着上班,而且也觉得没什么大碍,她就坚持上班去了。谁知临下班的时候,她突然头痛欲裂晕倒了,被送到医院检查,医生说来得太晚了……柳絮爸没把柳絮妈去世的实情告诉女儿,是不想让她因此产生怨恨感。最后,柳絮爸说:“我没权力不让别人把垃圾袋放在自家门口,我能做的,就是尽我最大的能力,天天把这些垃圾袋扔进垃圾桶里,避免悲剧再次发生。我把这个情况告诉你婆婆后,她的观念一下就转变了。”   打这以后,蔡玫香晚上再也不过来陪婆婆睡了,但白天一有空就来,她发现婆婆开始变得有说有笑起来,跟柳絮爸进进出出,俨然一家人般。   半年后,蔡玫香的婆婆恢复了健康。这天中午,蔡玫香拉着柳絮一起来到两位老人面前,她把话挑明了,两位老人并不吃惊,这让蔡玫香和柳絮都很意外:“莫非,我们的计划早就被识破了?”   婆婆拉过蔡玫香的手,动情地说:“当初,你说你表叔很可怜,让他搬过来住,当时我还蒙在鼓里,可自打知道柳絮爸捡垃圾袋的真正原因后,我就觉得他是个值得相交的好人。也就是那个时候,柳絮爸把实情都告诉了我。”   既然两位老人互相看中了,蔡玫香和柳絮就开始为他俩的婚事张罗起来。可在婚房的问题上,两位老人却产生了分歧。蔡玫香婆婆坚持要把婚房落在她这里,而柳絮爸则坚持要把婚房落在他那里。蔡玫香知道柳絮爸这样做的真实目的是为了兑现他的承诺,而婆婆的坚持也有她自己的道理,她不想让柳絮爸活在以前的阴影里。蔡玫香动情地对柳絮爸说:“爸,您年纪大了,腿脚也不灵活了,为了我妈后半辈子的幸福,求您以后别再去捡垃圾袋了。”柳絮爸左右为难起来,蔡玫香接着说:“您不捡了,还有我,我来接替您的工作。”柳絮也附和道:“对,还有我。”两位老人互相看了看,欣慰地说:“我们确实老了,捡不动了。你们愿意把这个习惯接力下去,我们就放心了。从明天开始,我们正式退休。”   (发稿编辑/苏 ? 朝 ? 插图/卢仲坚)

第8篇:捡垃圾的人

捡垃圾的人

-----《整顿市场、保护环境、美化家园》征文

“女儿呀,你一个大学毕业生,当了干部的人,在路边捡垃圾,在垃圾

池旁指指点点,有失身份,太不适宜了,这件事交给妈妈好了,我保证做好

这项工作。”我走在在放学回家路上看见两个女人在村口路旁争论不休、拉拉

扯扯的,好奇心使我停下单车看热闹。“不是这么回事,妈!这是我的工作职

责,你代替不了的,你捡了这么多年的垃圾,谁会相信你这收破烂人的话呢?

这个村的环境卫生整治工作由我管理,我不亲自动手,群众很难觉悟起来的。”说话人是一位漂亮的姐姐,她戴着白色太阳帽,白里透红的面庞在夕阳照耀

下显得更加灿烂,乌云似的长发披到双肩,白底蓝花的连衣裙穿在这苗条的

身上,婷婷玉立,婉如出水芙蓉,婀娜多姿。这时有几个过路村民也驻足观

看,漂亮姐姐借机自我介绍起来:“我叫吴莲英,是本村的包村干部,目前主

要任务是抓农村环境卫生整治,消除白色污染,今后我们要做到不乱扔垃圾,家庭生活垃圾分类放置,变废为宝。”几个村民点头称是,其中一个中年男子

说道:“这些道理,我们听了很多次,心里明白得很,就是改不了,分拣垃圾

又脏又臭不想动手,说事容易,做事难啦,今天干部你亲自示范,我们今后

不照做还真不是人变的。”英姐爽朗笑道:“快莫这么说,习惯成自然,坚持

就是胜利。”英姐妈妈还想说什么,见她如此态度也只好跟几个村民走开了。

说实在的,象这样有身份有地位且漂亮的大姐姐,在乡村公路旁捡垃圾,

我还是头一次看到,惊奇之余,又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我推着单车,跟

随英姐一边捡塑料袋一边闲聊。不知不觉又走到一个垃圾池旁,英姐停下来,看了一下,拿出笔记本写着什么,说道:“你看,这里几户人家还是没有遵守

规则,可回收与不可回收的垃圾又混到一起,真是,素质太低了,猪一样教

不变的!”说完她拿起火钳在垃圾堆上翻拣起来。这时一股股恶臭扑鼻而来,

令人作呕,塑料袋里的剩饭菜、动物内脏沤了好几天,不臭才怪呢,真是苦

了英姐。我说:“对不起,英姐,也怪我无能竟然说服不了自己的父母及邻居,明明写着垃圾分类,他们就是偏偏不照做,看我回家怎样骂他们。英姐明白

情况后说,“不要急,慢慢来吧,等会我和你一同到你家去。”

一进家门,我正要发脾气,客厅里传来了爽朗的笑声,我妈妈笑盈盈地走出客厅,一把握着英姐的手,“莲英,你真是有出息,给你妈争了口气,也为我村争了光,对不起啊,我们也是素质太低了,你妈把一切都告诉我们了。今后,我们一定做到不乱倒垃圾,垃圾分类倒入垃圾池,变废为宝,根除白色污染。”原来英姐妈妈早到我家,将英姐的工作目标给村民们讲清楚了,通过大人们的闲谈,我还明白了一个极大的秘密。

原来英姐小时候,父母身体不好,家里很穷,是她的父母在外靠捡破烂供养她读书,读高中大学时,她还谎称自己爸妈在城里做大生意很有钱,甚至她爸妈来学校看她时,也从不叫一声爸妈,怕丢人现眼。如今终于熬出头了,大学毕业后考取公务员,被分配到我镇当干部。时候不早了英姐要回镇机关了,他的母亲向我们告别时说:“这个大学生干部是我们捡垃圾换来的,今后,你们可要在处理垃圾、消除白色污染的工作上支持我这宝贝女儿呀。”

夕阳西下,金色的阳光照射着碧绿的农田。望着英姐向我们挥手告别的身影,我的眼前展现出这样的一幅美丽画面:“接天莲叶无穷碧,叶底荷花分外香”。是啊,捡破烂捡出一个漂亮女大学生,捡垃圾更能捡回一个美丽富饶的新农村。

13787998497

保护环境,人人有责

第9篇:捡垃圾的人

站长 陈老师qc99ku.net。   捡垃圾的人    歌星是用他们美丽的歌喉唱出一支支动听的歌来生活的;画家是用他们神奇的画笔画出一幅幅美丽的画卷来生活的…… 你说人家歌星有歌喉,画家有画笔,捡垃圾的人能有什么呢?    他不就整天手里提着一根打狗棍,肩上背着一个脏兮兮的大麻袋吗?袋子里装的都是些精挑细选的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我家门前有一个大大的垃圾池,那是臭虫们常住的理想的天堂,饿猫饿狗常来这里做客,自然捡垃圾的人也少不了来凑凑热闹。他们一个接一个,不约而同地来到这里,挑选着自己喜欢的垃圾,可挑来挑去,幸运的能多挑几个,没福气的就一个也挑不到。哎,真是可怜呀!    看来做什么事情都得赶早不赶晚,来迟了就什么也挑不到了。我们学习知识不也是如此吗?不由得让我想起:“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千古佳句。   站长 陈老师qc99ku.net。

第10篇:捡垃圾的老人阅读答案 捡垃圾的老人

很多年前的一幕总是浮现在我的眼前。

那时我还在念书。一个午后,我和几位学生干部站在一栋楼房的角落里,张罗一次募捐活动。我们把放大的黑白照片贴在一块长长的红布上。捡垃圾的老人阅读答案 捡垃圾的老人。相片上,那些用木棍撑着墙壁的教室,以及把砖头当作桌椅的孩子们在秋风中冷得发抖。

那时,我们没有在意一个靠拾垃圾为生的老头的到来。学校西三食堂前的路旁放着几只超负荷的垃圾桶,我们每次掩鼻而过时,总看到这个老头专注的用铲子或者手翻腾着什么。久而久之,我们便很厌恶这个蓄着一撮白胡子的老头。

他佝偻着身子,很吃力的背着脏兮兮的尼龙袋从我们面前走过。忽然,他停下来,在那块红布前站定。他眯着眼很仔细地瞧着照片,很久才移向另一张。捡垃圾的老人阅读答案 捡垃圾的老人

我们不禁哑然失笑。一旁的伟子拽拽我的衣袖:小心点,别不留神让他把捐赠的几件衣服当垃圾检跑了!

我笑笑,低头清理那少得让人脸红的捐款。突然,我感觉眼前有什么东西在晃动。

当我回过身来时他已经把钱放到了桌上,然后摆摆手,像完成了一个伟大使命似地离开了--

我仍呆呆地站着。望着他佝偻着远去的背影,一股莫名的敬意从心底缓缓流过。这位或许因为贫穷而名字都被淡忘的老人,却记得用生命里流淌着的朴实血脉,承担起被许多人冷漠地认为是义务的一点责任!

我心中的种种谜团像中了魔力般地被解开--在我们只用华丽的文字呼唤觅食的爱的时候,却让多少珍贵的东西从自己的后花园中丢失。

平常,老人弯腰拾起的,仅仅是我们丢弃的垃圾吗?

1。联系上下文理解词语意思。

佝偻:

哑然失笑:

2。读画的句子,再回答问题。

(1)句中把_____比作_______,突出了老人_______。

(2)[颤抖"一词说明了老人:________。

(3)仿写一句:_______。

3。过去老人给人的印象是什么?而今印象又是什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

4。短文讲了一件什么事?从这件事中你看出了什么?

5。如果某一天,[我"和老人在校园遇见,[我"会对老人说什么?

参考答案:

1。佝偻: 脊背弯曲。

哑然失笑:突然笑出声来。

2。(1)句中把(老人的手 )比作(老松树皮),突出了老人(的手饱经风霜 )。

(2)[颤抖"一词说明了老人:(年龄老 )。

(3)仿写一句:(老人不知何时走到了我面前,他那像干树皮似的严肃的脸今天突然露出了亲切的笑容。)。

3。过去我觉得老人很烦,爱多管闲事,贪财。而今印象是爱帮助别人。

4。短文讲了一件捡垃圾的老人捐钱的是,从中我看出那位老人有爱心。

5。我会说:[爷爷,您虽然穷,但很有爱心,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http://www.qc99.com/gongwen/html/jianlajidelaoren_94008.html 为您分享.
专题范文
娱乐新闻